【刺客列传】从前有座山(执煜/风月扇章四至章五)

*武侠AU,可能脑崩可能放飞可能狗血,请务必慎重

*本系列主线执明x子煜,涉及方夜子煜cp,其余人物皆为友情向

*没粮使人变劳模


卷一·风月扇

风月扇·一二三


四.

 

子煜捂着钱袋痛心疾首:“你这人到底几天没吃饭了,啊?”

执明撕下一筷子白斩鸡,鸡肉鲜嫩入口即化,他满足地长叹一声:“金凤楼的金鸡果然名不虚传。”

小胖在一旁面露难色,扯扯执明衣摆,用眼神示意他去看对面子煜的脸色,执明咬着筷子看过去,才发现对面坐着的人沉着一张脸,一派山雨欲来之势。

执明赶紧又撕下一筷子白斩鸡递到子煜嘴边:“别气别气,给你留着呢,你也吃,来张嘴,啊——”

小胖在旁边没忍住扑哧一笑。这少堂主心里明知道根本不是这回事,却偏要这般让人难堪。

其实细算起来也不怪执明小心眼,他带着小胖连赶两夜山路,人倦马疲,行至一半小胖才忽然想起来此一去走得匆忙,他叫执明指使晕了头脑,竟忘记向堂主告假,就直接与执明从堂中双双离开,若是堂主与翁老以为他们二人偷跑去游玩倒还好,可万一堂主以为是他拐跑了少堂主要对他不利——小胖顿时一个激灵从困意中清醒,再看向执明,却只捉到执明骑马的背影,深蓝外衫用银丝线绣着玄武图腾,在夜色中翻飞如一面旗帜。

老堂主大半生只得这一子,翁老虽严苛古板,却也是对执明视如己出,有时对执明溺爱甚至更胜老堂主三分。整个玄武堂,上至耄耋老人,下至黄发小儿,就挑不出来一个不喜欢不崇敬执明的。

小胖自然也不例外。

思及至此,他便也只能咬咬牙跟了上去。

但也因着总惦记着这档子事,整个人心神不宁,入城的时候被人摸去了钱袋竟也毫无知觉。

两人身无分文,执明却坚持藏着玄武堂的令牌不肯拿出来,更别提拿着令牌去执家钱庄兑些银两应急。

“不行,说好的咱们自己出来玩儿——不,是出来参加试剑会,要是这时候就跟老爷子求救,我还要不要这张脸了?不行不行!”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未等两人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又听到一桩烦心事儿。

 

“听说没,最近城中来了伙儿西域人,一到中垣就闹得沸沸扬扬,说要找那玄武堂的少堂主寻仇呢!”

“嗬,还有这等事?本以为那个玄武堂远在昱照山另一头,有天险作障,是个与世无争的,没想到啊……”

“切,还不是儿子给爹找麻烦,哎,听说那个少堂主执明是个不争气的,整日混吃等死,不光如此啊,他还——”

眼看着街边茶馆里的闲话越讲越没个正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胖正想拉着执明赶紧远离着是非之地,一转头,执明却已不见了踪影。

“他还喜欢美人,从小就立誓要娶到这江湖最好看的人。”执明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到方才闲言碎语的那一桌旁,给自己倒了杯茶,边喝边说。

那三人不知何时桌边竟悄无声息地多了位公子,心里都是一惊,相互交换几个眼神,手已在桌下悄悄握住了剑柄。

“怎么不聊了?接着聊啊。”执明又替自己续上一杯,“先说好,我可没茶钱。”

“哪里来的混账无赖!找死!”

白刃乍现,霎时间三把长剑直直朝执明门面奔来。

小胖虽是紧张,但心里却不怕。执明的武功如何,他虽未亲眼见过,但江湖耳闻总是有过的,况且他是玄武堂的少主,翁老的徒弟,这样子的人武功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可不曾想,执明慌张矮身一躲,整个人钻进桌子底下,他手中的茶杯还没来得及放下,热茶泼了一手。

“嘶——烫烫烫烫!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告诉你们我可是玄武堂的少主!你你你们打了本少主,我——我不会轻饶你们的!”桌子下的执明如此喊道。

 

遂被暴打。

 

小胖:“……”

似乎也不是很确定自己之前的想法了。

人群散去,执明揉揉自己青紫肩膀,悲愤道:“别让本少主遇到那几个西域人!”

 

 

回到现在。

执明那一筷子白斩鸡还抵在子煜嘴角。

“吃啊?”执明嗤笑,等着看他出丑。

那琉璃国来的少年面皮都没红一下,张嘴一口咬下鸡肉。

“嗯……好吃!”

不光没脸红,连眼睛都亮了。

“你——”执明再一次被噎住,眼睁睁看着那绿衣少年坦然从自己手中抽出筷子,又拿走自己的饭碗,兴致勃勃地自顾自吃了起来,边吃还边夸:“你们中垣的厨子好厉害。”

小胖看看子煜,看看执明,一脸的不知所措。

子煜吃得慢条斯理,执明越看越气,忽地就笑了:“就这么好吃?”

子煜面带诚恳点点头。

执明一拍桌子,怒道:“小二!把桌子上这些菜统统给我撤走!一碟不许留!”

 

 

五.

 

方夜对着面前红衣男人深鞠一躬,正要退下。

“等等。”

方夜停住脚步。

“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有心事?”

“主上,我……”

“说。”

方夜垂放在身侧的手五指一紧,遂又放开。

“前些日子我在街上遇到一个外族人,看服饰猜是从琉璃国来的。”

“哦?”坐在上位的红衣男人面貌昳丽,他不看方夜,只盯着桌上玉萧,一扬眉梢,不怒自威。

方夜只得接着解释:“那人面目我认不出,但看腰间玉佩与所刻胡语,想来身份不低,可能是琉璃国国主的幼弟。”

“琉璃国的小王爷到了中垣?有意思,知道他来做什么吗?”

“属下不知,但听说好像和那玄武堂有些关系。”

“知道了,这些日子你且多留意。”红衣男人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紧绷的神色在看见桌上精致食盒之后终于有所缓和。

“把这些小吃送到阿煦那里吧。”他吩咐道。方夜上前欲取,男人又不放心似的伸手探了一下食盒温度,耐心嘱咐方夜:“骑马去送,要趁热。”

方夜捧着食盒一跃上马,在疾驰的马背上不着边际地想,也不知道那琉璃国的小王爷现在能不能算明白账了。

 

 

“你莫不是个傻的?这点钱都算不明白?”熙攘人流中,执明在子煜身后碎碎念,“不如你呢,把钱都放在本少这里,我替你算着,这一路保准够你花到玄武堂的,如何?”

子煜握紧钱袋不放松。

执明一啧,看来也不是那么傻。

“说起来你为什么要去玄武堂?我看朱雀堂也挺好,那堂主陵光是个有趣的,白虎堂也不错,说不定还能给你算上一卦,就是别让那个副堂主看到,他顶不信这些,青龙那边你就别去了,他们的管事仲堃仪玲珑心思,我最讨厌他。”执明拉着子煜滔滔不绝,在并不低调地采用了排除法后,他满脸只剩两个大字:夸我。

子煜略一思忖:“听说玄武堂的少主他——”

执明满心澎湃地等着下文。

子煜眼神一飘,被街边小贩吆喝白糖糕的叫卖吸引了注意力。

“——老板这个多少钱?”

执明:“......你还想不想去玄武堂了!”

子煜:“其实我刚才想了一下,不去也行。”

执明:“你怎么——”

子煜掏出一块银字腰牌,正面上书玄武堂三个大字,背刻玄武家纹,最下两个小字,写的正是“执明”。

子煜将腰牌递到执明手中:“昨天你掉在客栈的,店小二捡起来给了我,执明少侠。”

执明巴不得找个地缝钻上一钻。

子煜想了想,又往执明手里掰了半块冒着甜糯香气的糖糕。

“听说七日后在此地有你们中垣武林的试剑会,我想参加,你能帮我吗?”

 

 

春雨贵如油。

雨点噼啪打在客栈房檐上,子夜时分,住店的客人们皆已酣然入梦,唯有子煜在这寂寂黑夜中醒着。

屋内只有一点烛火,他坐在床畔,将腰间玉佩解下放在手中来回摩挲。

“王兄......”他对着玉佩喃喃,“中垣果真繁华,这里的人也很有趣。我终于见到了玄武堂的少主执明,他——还算是个好人。”

窗外骤然划过一道惊雷,一瞬恍如白昼,隆隆雷声自远处滚滚而来。

“大概。”子煜对着玉佩郑重补充。

 

执明是被雷声吵醒的。

他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在榻边打着地铺的小胖撑起身子,正好对上烛火下执明一双墨玉般的眼。

“少——少主!您可吓死我了,您怎么还没睡?”小胖要起身给执明倒水,被执明按着肩膀压了下去。

“这雨下得吵死了,睡不着,你陪我讲讲话。”

“哎,少主您想讲什么?”

执明坐起来,扬扬下巴示意了一下隔壁房间。

“那个琉璃国来的?”

执明点点头,摸着下巴一脸疑惑:“小胖你说说,都说西域琉璃国多美人,我也曾在别处看过胡姬,那叫一个漂亮,可怎么偏偏就派了个这么个人来中垣找我呢?”

小胖似懂非懂,坐在地上困得直点头。

“你也点头,果然是觉得本少想得不错!这琉璃国既然有心想要监视我,为何不派个美人过来使使美人计?莫非是看不起我?这其中势必有诈,不成。”

说着执明一跃下床,踩着鞋子直奔隔壁房间,拍了两下门板。

子煜开门时看到的便是披散着头发只着内衫的执明。

“我要退货!”执明字句铿锵。

“......睡傻了吧你。”子煜说着便要将门关上,执明侧着身子游鱼一样看准了缝隙滑进子煜房内。

“你究竟是谁,来找我到底有何目的?”

“都说了好些遍了,我是子煜,琉璃国子民,来中垣只是为了见识风土人情,与中垣侠士切磋——”

又一道白光,又一阵雷声。

只是这雷声中还隐隐夹杂着别的什么声音。

“嘘!”执明一步上前,一手捂住子煜嘴巴,一手垫在子煜后脑,推着将人按到墙上。执明瞥一眼微弱烛火,确认两人站的位置不会让楼下人看见他们在窗上投影。

“你听。”他吐息温热,附在子煜耳边悄声说。

“是马蹄。”子煜在他掌心后闷声回答。

隆隆而来的不只是雷声,还有掩盖在雷声下的铁骑蹄声。

执明侧过脸,凝神静息,在嘈杂雨声中细细分辨。

“少说百人。”

城中有宵禁,试剑会在即,是谁能在这雨夜中暗送百人精兵入城而不惊动守城军官?

待马蹄声自客栈街道行过,执明这才松开子煜,二人对视着,一时皆是无话。

两心跳如擂鼓,一同震在这春雨夜中。

 

怕是有什么祸事将要同这一夜春雨后翠草一并萌芽了。


评论(16)
热度(102)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