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戬峰】一九九七

*朱戬x吕鋆峰

*AU,一发完
*脑洞来源一张照片,发在了微博里,手机暂时做不了超链接QAQ






朱戬一手拉着吕鋆峰,另一只手拎着盒麻小,他站在四面漏风的破天桥上,一颗心也跟着嘶嘶啦啦的四面漏风。
吕鋆峰蹲在地上哼唧着哭,一会儿声高一会儿声低,连带着对面卖艺的拉二胡调子也一会儿高一会儿低,颇像猫挠黑板。朱戬觉得那二胡弦闹不好要崩,赶紧想拽起吕鋆峰带他换个地儿哭,奈何吕鋆峰跟黏地上似的,朱戬手都要扯脱臼了也没撼动他分毫。
朱戬说他:“你怎么死沉死沉的。”
吕鋆峰边哭边声嘶力竭:“我吃得多!”眼看着都哭成傻逼了,就算是播音系出身也不能指望在此刻气沉丹田咬字清晰,“你是不是觉得我特丢人?”
这一嗓子都问岔声儿了。
朱戬赶紧:“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寻思寻思还觉得不够,麻小放地上,蹲在吕鋆峰旁边,咳嗽两声扯开嗓子跟吕鋆峰一起嚎。
如果说吕鋆峰那叫抽噎,那朱戬这就叫孟姜女哭长城。
从大学期末考试没及格嚎到今早吃饭咬了舌头,领导老师都是傻逼舍友从来踢球不洗脚,嚎得二胡声都偃旗息鼓了,天桥上来往路人没一个敢侧目,纷纷裹紧了衣领盯自己脚尖快步走过去。
“傻了吧你?”
“你哭,我掩护你。”
吕鋆峰一边哭一边乐,朱戬一边乐一边嚎,一个负责下雨一个负责打雷。

雷阵雨过后,俩人盘着腿在天桥上就地解决了一份麻小,风里一股子辣椒麻椒五香粉的味儿,天桥底下的人都抬头看他俩,又让人馋又招人烦。

俩人吃到最后辣得嘴都找不着,吕鋆峰一下子跳起来,一手拎着小龙虾残骸一手捏着朱戬手腕,气势汹汹往天桥下奔。
朱戬说欸你别拉我没洗手呢,一股子味儿。
吕鋆峰说我不嫌弃你。
朱戬看着自己手腕上五个麻辣小龙虾味儿的手指印,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是1997年的最后一个小时,五颜六色的烟花在俩人头上一朵接一朵,噼里啪啦震得耳朵发麻,吕鋆峰拉着朱戬狂奔在长沙街头,赶着回家一起吃着饺子守夜接着再相约九八。











吕鋆峰和朱戬认识在97年夏天那会儿,北京天儿热得要骂人,吕鋆峰跟他一堆哥们儿坐马路边上喝北冰洋,满嘴都是橘子香精味儿,黏糊糊甜兮兮,从嗓子眼儿里往外腻,但还是为着入口那一激灵的爽劲儿欲罢不能。吕鋆峰脚踩着北冰洋的空玻璃瓶在地上轱辘,听他身边的哥们儿说一会儿他有个同学过来一起,大家晚上一起吃顿饭乐呵乐呵。
结果吕鋆峰轱辘没一会儿面前就多了辆二八大铁驴,估摸本想来个耍帅甩尾,结果吱呀一声没刹住闸往前猛窜,扬了吕鋆峰一脸灰不说,还差点压了吕鋆峰的脚。
吕鋆峰抬头一看,自行车横杠上贴着个掉色的小火龙粘贴,像是从哪个泡泡糖后面撕下来的,视线再抬高点儿,就看见朱戬。
朱戬从自行车上长腿一迈,特自觉地坐在吕鋆峰的哥们儿身旁开始唠家常,什么老师作业留得多同桌女生辫子长,谁又被谁打得直骂娘。吕鋆峰又开了瓶儿汽水凑旁边,装出一副特熟的样子开始跟着蹭话题,没一会儿连朱戬他前女友是个可爱的圆脸小姑娘都套出来了。
户口本都被人套干净的朱戬后知后觉,眨巴着眼睛问吕鋆峰,你哪位啊?
吕鋆峰咬着汽水瓶,讲话一股橘子味儿,你就叫我大峰好了。
朱戬说哦哦哦,拉峰,你这名字够个性。
吕鋆峰还没等说你耳朵搁哪家废品站回收的,朱戬就把北冰洋的瓶口从他嘴里解救出来。
哎,你不好老咬玻璃瓶的,小心碎了扎嘴。
呸呸呸,先扎你个乌鸦嘴。
朱戬听了嘿嘿乐,在烈日炎炎下直接把那瓶北冰洋仰头干到了底儿。

然后齁得半天没讲出一句话。

后来朱戬就总说我们拉峰是橘子汽水味儿的,吕鋆峰听了被肉麻得一个激灵,那敢情你是二八自行车味儿的?朱戬就掰着下巴把人拽过来,特发浑地说一句那你尝尝,就把自己嘴唇往前送,吕鋆峰一边笑一边躲,左躲右躲把自己躲到朱戬嘴边上。
吕鋆峰边亲边想这人讲话又黄又浑又浪跟长江水似的,行动起来却是清泠泠的水蓝盈盈的天,忒不要脸。
朱戬往后退开一点儿:“还说不是,甜得我嗓子眼儿都齁。”
吕鋆峰一个白眼扔上天,掐着朱戬下巴恶狠狠地又亲上去,牙齿磕在嘴唇上把朱戬疼得直哼哼,哼到最后又变成了闷在喉咙里的笑。

吕鋆峰和朱戬先成了饭友,后来还试图发展成酒友,但初次尝试就以半斤白酒下肚,朱戬胡言乱语吕鋆峰打人毁物惨淡收场,后来俩人对此事绝口不提,从此只专心走街窜巷找各种苍蝇馆子,安安静静做一对儿老饕。
东城区天坛北门儿那有家早点铺,卖豆汁儿是一绝,就是人多。吕鋆峰早早就把朱戬从被窝里抓起来去排队,胡同里有大爷举着笼子遛鸟,朱戬路过还一定要把手伸到鸟笼缝里逗一逗,非常童心未泯,吕鋆峰说那叫贱毛病。
那天吕鋆峰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豆汁儿炒干儿大包子,拉着朱戬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在北京街头,步子蹭蹭甩旁边晨练的大爷两条街,朱戬说你遛我跟遛狗似的咱俩这是何苦,吕鋆峰说你见过狗吃炒肝儿吗,朱戬穿着个老头衫款式的的确良半袖也难掩一身青春朝气。
见过,我小时候养的大金毛萌萌就吃。
吕鋆峰停下,一脸难以言喻地表情看着朱戬。
萌萌?是你吗萌萌?
朱戬在清爽的晨风和沙沙的树叶声中终于寻思过劲儿。
你说谁是金毛呢!你还跑!别让我逮着你吕鋆峰!

后来俩人塞了一肚子豆汁儿炒肝儿大包子往回溜达,太阳一出来天就开始热,吕鋆峰瘫在天坛附近的一棵树下不动了,朱戬站在旁边说你这样迟早胖成个包子脸,吕鋆峰望着前面推车卖冰棍儿的哼一声,行了全北京知道你前女友包子脸,要不我给你个喇叭你去天安门广场喊一喊?
朱戬说,那总不能现男友也是包子脸,对不对?
吕鋆峰一脸你是不是豆汁儿进脑子里了的表情。
不一会儿那卖冰棍儿的推车打他俩经过,朱戬问他有冰镇的北冰洋吗,卖冰棍儿的一把掀开盖在小推车上的棉被,扑面而来一股凉气把吕鋆峰冰得瞬间清醒,一个激灵蹦起来推着朱戬后背,俩人就开始跑。
朱戬呼哧带喘地问你是不是真来遛狗的,不同意就不同意你跑死我几个意思,改革都开放了吕同学杀人是要偿命的。
吕鋆峰压着朱戬肩膀一下窜到人后背上,两条细腿往朱戬腰上一盘差点给朱戬拽了个趔趄。

吕鋆峰贴在朱戬耳边笑得根本停不下来似的,特别开心。

大概就是同意了。

朱戬也认命地背着吕鋆峰往前走,大夏天热成一块儿海绵,不光自己哗啦啦淌汗,还要吸收后背那人的温度。
吕鋆峰伸手一指,走!吃冰棍儿去!我请你!
朱戬说我不吃冰棍儿。
吕鋆峰问那你吃什么?难不成还要吃火锅?
朱戬侧头看着他,眉目在阳光下和树影下漂亮得像个小明星。
饱暖思淫欲——
你滚!

秋天的时候朱戬去吕鋆峰学校玩儿,他穿着一身棕色皮夹克,走哪儿哪儿的小姑娘都盯着他猛瞅,瞅得朱戬心中冒出“如狼似虎”四个大字,不由得感慨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早知道就不天天猛瞅拉峰了。
一打听94级播音系吕鋆峰都知道,伸手一指梧桐林后面红砖教学楼,团结奋进拼搏进取八个红字儿高高挂起,中间一颗五角星,看得朱戬整个人都革命了起来。
他哼着革命小曲儿上五楼播音室找吕鋆峰,刷上红漆的木板门上有个小窗,小窗里吕鋆峰在和别人聊天,不亦乐乎。
朱戬推门进去,刚好那个“别人”伸手摸摸吕鋆峰的头。
吕鋆峰一看朱戬戳在门口,又惊又喜,得巴不得把他抱起来转一圈亲上一口,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眼神乱飘着对他笑。
朱戬看看那个“别人”,又看看因为想行动却不能实施而憋得不行的拉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觉得从里到外都倍儿舒坦。
吕鋆峰相互介绍:“这我朋友,舞蹈系的赵志伟。老赵,这我——”
朱戬一只手伸过去,浑身上下散发着团结奋进拼搏进取的革命精神:“我是朱戬。”
赵志伟非常郑重地握了握。

等赵志伟走了,吕鋆峰终于憋不住扯着朱戬皮衣领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穿成这样要勾引哪家帅小伙儿!说不说!
整个人特别入戏。
朱戬就吊儿郎当眯眼一笑,你要是看我成的话我今晚就给你暖床。
吕鋆峰一口亲自朱戬脸上,特响亮。
朕准了!

晚上的时候吕鋆峰拉朱戬去吃食堂,俩人一人一碗冷面,食堂的桌子和椅子永远蒙着层收拾不干净的油似的,黏黏糊糊,不能细想。
朱戬翻着冷面说,寒假带你去长沙玩啊。
吕鋆峰话还没听个开头就在那儿好啊好啊。
特不走心。
朱戬拿筷子敲他的碗,吕鋆峰抬头,眼睛里有食堂昏黄灯光的影子:“跟你走,哪儿我都去。”

吕鋆峰就成了那层蒙在朱戬心尖儿上的油。
不能细想。

后来朱戬竟然也单独和赵志伟吃过几顿饭。
朱戬学校管得松,时间高度自由,早先遇见吕鋆峰之前他就用大把时间走街窜巷,北京没有哪条胡同儿是他没钻过的。现在遇见吕鋆峰之后就天天往人家学校钻,以前旷的课全在人家这儿补回来。只是有时候说好一起吃饭,结果忽然团支部开会,吕鋆峰就一脸抱歉地打发赵志伟去陪着孤孤单单的朱戬。
思路就非常清奇。
好在赵志伟和朱戬都不在意。

俩人摸去了鼓楼东大街的一家火锅店,沉默地涮锅沉默地吃肉,直到赵志伟摸出一包三五牌香烟,两人对视一眼,颇有绝路逢知己的悲壮感。
大峰不让你抽烟吧?
赵志伟问朱戬,朱戬跟服务员要了一个塑料打火机。
也不是,这不是他不抽烟吗,也不想让他吸二手烟。
朱戬啪地点燃打火机,拿了赵志伟一根烟。
拉峰就跟个小姑娘似的。朱戬乐着说。要是被抓包了,你就跟拉峰说,咱俩抽烟是庆祝香港回归。
……这不还是他不让你抽吗。
那是我让着他的,你不懂。
朱戬老神在在。

赵志伟点烟的姿势熟练,云雾缭绕的,一时分不清是火锅还是香烟。
赵志伟说他认识大峰十年了,算是半个发小,从小学到大学就没分开过,只是单纯地感情好,叫朱戬别多想。
朱戬说吃肉来多吃肉。
赵志伟又说大峰那孩子重感情,别看他一天嘻嘻哈哈的,其实是心里掰着日子在过,他最怕的就是和别人分开。
朱戬说吃菜来多吃菜。
赵志伟有说,可哪里有人不会离开呢。


最后朱戬还是如愿在元旦的前一天把吕鋆峰拐去了长沙。
俩人坐在绿皮火车里晃荡,吕鋆峰睡得头一点一点,直磕朱戬肩膀,朱戬被磕得实在要出内伤,终于伸手扶着吕鋆峰的头,把人带到自己肩膀上枕着。
吕鋆峰闭眼说:“我最喜欢的那盘磁带搅了。”
原来根本没睡着。
“我给你重新缠。”
“下学期不想住宿舍了。”
“我之前在平安大街那儿看好了个房子,正好下学期住那儿离你学校近。”
“你找上我是不是早有预谋。”
“可不是,我就是贪图你美色,我多俗啊。”
“你会走吗?”
吕鋆峰忽然问。
朱戬把吕鋆峰掰着肩膀转过来,面对面瞅着。
“咱俩孩子名儿我都起好了,我还能上哪儿去。”
吕鋆峰猛一低头,用自己脑门儿去撞朱戬脑门儿,砸出比火车轧过铁轨还要响亮的一声,撞得朱戬直发懵,分不清面前闪烁的是吕鋆峰眼睛里的星辰还是单纯的脑供血不足。

俩人依照一小本火车站卖的盗版旅游指南去西湖路吃麻小,结果到门口一领号,要想进去吃怎么也得排四个多小时,俩人顿时眼前一黑。朱戬对着地图往周一看,街对面再走几步就是杜甫江阁,朱戬当机立断决定要一份麻小打包带走,等菜的功夫和吕鋆峰去杜甫江阁遛一遛。
江阁顶层视野开阔,能看见浩浩荡荡的湘江,白茫茫一片,浪声跌宕,吕鋆峰去看朱戬,朱戬正盯着江面出神,眼中有波涛千顷,眉骨到鼻梁是一道完美的流线。
朱戬侧脸轮廓生得锐利,眼睛却温柔。
像这江,这风,这一九九七年的夏天遇见他之后美好的一切。
“我帅吧?”朱戬笑呵呵问他。
吕鋆峰装作没听见。
“新年怎么过?”朱戬又问。
“一起过啊。”吕鋆峰答。
“我给你放烟花。”
“你哄三岁小姑娘呢?”
“那咱俩蹭别人的烟花看。”
“全国人民就数你最会过日子。”

俩人在杜甫江阁吹了俩小时风,差点给抽成干尸,终于等到一份热腾腾的麻小。
朱戬和吕鋆峰走上天桥,这会儿各家已经开始放起了鞭炮,地上红彤彤一地碎纸,吕鋆峰说这也太不环保。
朱戬说可不是,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也不知道赵志伟在加拿大过不过元旦。
吕鋆峰扒着栏杆一下就愣住了。
老赵在哪儿?
鞭炮声又噼里啪啦响成一片。
朱戬赶紧装聋,心里简直要问候赵志伟全家。这小子临出国前特意嘱咐我好好陪拉峰过元旦,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呢。
敌人狡诈!
其心可诛!
那什么……你看那朵烟花,红色的!多好看!
……哦。
拉峰,要不你还是哭吧……赵志伟也不是故意丢你一个人,他就是怕说了你难过,你看你要是难过——
吕鋆峰问他:“那你会走吗?”
你会走吗,朱戬?
所有人都会走的,哪里有人不会离开呢?
可是你会吗。

吕鋆峰的眼睛干涩,像一盏摇摇欲坠的灯。

朱戬去拉吕鋆峰的手。

你让我去哪儿?
我不想走。
拉峰,你别不要我。

吕鋆峰没放开朱戬的手,他把那只手按在心口,蹲在地上,忽然在这四面漏风的破天桥上毫无预兆地哭了起来。




后来吕鋆峰拉着朱戬紧跑慢赶,终于在晚会开始前到回到旅馆。
俩人气喘吁吁,朱戬说能不能有一次换我遛你。
俩人在旅店楼下借了锅和煤气炉,煮了两袋子速冻水饺,吕鋆峰边用筷子拨弄饺子边看着墙上挂着的小彩电,晚会开场,主持人列成一排歌颂一九九七年。
吕鋆峰说,你说要是今晚睡一觉,一睁眼就是二零一七年多好。
朱戬夹了个饺子看熟没熟,一边烫得嘶气一边问好哪儿了,都变成老头子了。

吕鋆峰问他,你说二零一七年,咱俩还能在一起吗?

朱戬笑笑往他嘴边送了一个吹凉的饺子。

你猜呢?









【完】







评论(20)
热度(216)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