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他一生最声嘶力竭的呐喊,最锥心刺骨的怒吼全都遗落在大雪封城那夜的战场上,热淋淋的鲜血浇下来,他伏在坚硬的冻土上,一呼一吸间被烫哑了喉。

他有不可对执明讲出的万语千言,却也只能从此同万千天地为墓的将士一并缄默不语。

评论(5)
热度(92)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