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从前有座山(执煜/风月扇章八)

*武侠AU,可能脑崩可能放飞可能狗血,请务必慎重

*本系列主线执明x子煜,涉及方夜子煜cp,其余人物皆为友情向

*本章含离煦,只是提及,不打tag,以后除剧情需要外也并不会作过多描写。


风月扇·一二三

风月扇·四五

风月扇·六七


八.

慕容府外传来敲门声。

方夜打开府门的时候愣了一下,他视线匆匆扫过三人,唯在子煜身上略作停顿。

“请问——”方夜只来得及说两个字。

“我来见你们家慕容公子。”执明说着一撩衣袍便要往门里进,子煜阻挡不及,却先见一刃白光破空而过。

刀锋乍现,如暗夜中星子一闪,正是方夜的的佩剑承影。执明脚下轻巧一动,承影紧贴着他黑绸绣纹的鞋尖划过,在地上留下一道不浅的痕,足见使剑人内里之深厚。

“堂主莫非是要带人硬闯我们慕容府?”方夜沉着脸问道。

执明哪里受过这般冷遇,一时间竟忘记去想为何方夜会知道自己身份,只急道:“你真是死脑筋,看不见我是上门来送礼的?”说罢夺过小胖食盒在手中晃了晃,还欲再说些什么,子煜却向前跨了一步挡在执明身侧。

“你这人脾气倒是不小。”子煜话语间带着几分调侃,“我看你有些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一下倒把方夜问住。

而趁方夜一愣神的功夫,子煜冲执明递了个眼色,执明此刻倒是与他凭空生出非凡默契,脚底抹油般蹭着方夜身边的空档钻进了慕容府。

方夜反身要追,却被子煜用剑鞘轻轻拦下。

“我们不是坏人。”子煜说得诚恳真挚,薄唇抿着,带着一点愧疚的歉意。方夜也忽然没了脾气,叹道:“我知道。”语气里尽是无奈。

子煜展颜一笑,收剑入鞘的动作利落干脆,方夜这才注意到他不知何时已经亮出了剑。那剑不是中垣样子,宽刃无锋,剑身镂空,遍刻金纹,还未等方夜再看得再仔细些,子煜已经将剑鞘重新配回腰侧。

小胖想跟着执明进去,却惮于方夜刚刚的气势,并不敢妄动,只可怜兮兮地盯着方夜身后,生怕执明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岔子,若是果真如此,哪怕是他有十条命也不够给老堂主和翁老抵债的。

方夜看执明那随从急得满头细汗,便侧过身子容他进去。他本来也不是什么难相与的人,相反他脾气可谓好得难得,方才所为也不过是职责所在罢了。小胖感激地朝他一拜,也匆匆跑进了慕容府中,如此便只留下子煜一个人在外面。

子煜退到旁边,靠坐在府门前的石墩上,与那一座看门的石狮挤在一处,盯着街前来往叫卖的小贩打发时间。

入了夜后街市越发热闹,慕容府又处在繁华地界,不消一会儿,门口的商贩便换了一波又一波。方夜终于忍不住问:“公子不进去?”

子煜收回黏在卖油酥饼小摊上的视线,疑惑地回过头来,好像方夜问了一个什么显而易见的问题。

“想找慕容先生的又不是我。”

子煜说得非常有道理,方夜彻底无言以对。

“你呢?你怎么也不进去?”子煜反问。

方夜思索片刻,忽然话锋一转。

“我们确实是见过的。”

 

 

而屋内,执明终于得以见到传闻中的人。

茶楼里的话本子说得对,却也不对。

慕容公子容貌确实无双。执明自小身边便不缺美人,他是未曾游历过江南海北,可奈何玄武堂声名在外,江南海北的人自会找上门来。他尚年幼时与朱雀堂的少主陵光交好,彼时他觉得小小陵光当拔美人头筹,便真情实意地与陵光说了,不料想朱雀堂的小少主听罢当即大怒,追着他的屁股直踢了三里地。

自此执明再看陵光只见得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往后十数年也再也没瞅出一个美字来。

而今见了慕容黎,时隔多年,他这才又发自心底地叹一声当真妙人。

他确实喜着红衣,可神色却远比画间还要来得凉薄。

慕容黎抬眼一扫,复又低头专心于笔下未完的画作。

执明将食盒轻放在慕容黎桌角。

“阿黎画得可真好。”执明夸赞。

慕容黎停了笔:“阿黎?我与执明堂主似乎并没有相熟到这般地步吧?”

“你知道我是谁,还知道我叫什么,那便是熟了的。”执明一套说辞毫不讲理,听得慕容黎摇头笑起来,执明接着道,“我是真心仰慕阿黎,想与阿黎结交。”

慕容黎不正面作答,只淡然回道:“深夜入我府,又随随便便对初见之人说什么真心。少堂主要么当真少不更事,要么——”慕容黎摸过桌边玉箫,两手稍一用力向两边拉开,白玉萧身中显岀一截寒芒,“便是别有另有谋划了。”

执明似乎真的思考起来,他点点头,道:“如此,是我唐突了。”

玄武堂的少主毫无惧色,亦不诧异自己萧中藏剑,倒让慕容黎始料未及。他自己身怀奇功,而慕容家亦是名门望族,立于江湖这么多年,攀附者有,仇视者有,拉拢者更是数不胜数。他早先听闻方夜来报玄武堂与外邦琉璃有所往来后本就郁郁在心,而前夜朱雀堂陵光更是暗往城中送入百名精兵,他慕容黎虽不属这四方堂之中,却也深知这江湖怕是不日便要天翻地覆,不得不为自己做好打算。

思及至此,他暗暗握紧桌上画纸一角。画上有一蓝衣少年,眉目恬淡,坐于大簇洁白的羽琼花之中。

若他一人涉险尚可,可阿煦,他绝对不许。

他本已做好打算,若是此番执明是要拉拢自己为玄武家效力,执意将自己拖进这滔天浊浪中,他定不会让这人完完整整地走出慕容府。

而今看来,可能真的是自己多虑。

慕容黎心绪稍缓,对执明道:“夜色深了,东西我便收下,玄武堂的一番好意慕容黎心中记下,执明少主若当真想与我结交,改日你我再挑一风和日丽的天气同游可好?”

执明也不推辞,大方应允了:“便听阿黎的。”

慕容黎再次拿起画笔,仔细点染一片玉琼花瓣。

“来人,掌灯,送执明少主离府。”

 

执明哼着小曲儿出来的时候,方夜依旧站在门口,而子煜则在那石狮子下托着一碟荷叶糕。

执明心情大好,凑过去闻闻,清香扑鼻,勾得他也嘴馋起来。

“哪儿买的?”执明问子煜,子煜看看头上房梁正中的匾额:“慕容府后厨。”

执明气结:“你也不知道帮我带一份,我晚上可是饭都没来得及吃。”

子煜再向方夜:“又不是我端来的。”

执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方夜面前,方夜下意识退了一步:“那我再去——”

执明伸手按住方夜肩膀:“我问你,这府中可住着一蓝衣少年?”

方夜心下一惊,不知执明是如何知晓向煦楼那一位的,只得答道是有这么一个人。

执明却松了方夜肩膀,一双眼睛依旧笑意满满:“原来如此。”

离开时执明走在最前面,他可能是真的饿了,奔向金凤楼的步子迈得飞快,子煜倒还好,只是苦了小胖勉强坠在后面,几次都要跟不上执明脚步。

子煜问执明:“见到人了?”

执明答:“那当然。”

子煜开口:“那你——”他想了想执明誓要娶第一美人的豪言壮语,忽然又不知道怎么问下去。

执明好笑:“想什么呢你,我爹说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什么意思?”子煜确实听不懂。

执明一扬袖,手背拂去子煜嘴边糕点碎渣:“就你吃得多,话也多。”

子煜忽然停在原地,而执明依旧步履不停地向前走去。他在原地看着阑珊灯火中执明的背影,抬手按住唇角,不知道是自己指尖在发热,还是叫那荷叶糕烫了嘴。

 

 



评论(17)
热度(86)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