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从前有座山(执煜/风月扇章十二)

*武侠AU,可能脑崩可能放飞可能狗血,请务必慎重
*本系列主线执明x子煜,涉及方夜子煜cp,除执煜齐蹇裘光 外其余人物皆为友情向
*我在南极自抱自泣(。





卷一·风月扇



十二.
执明面上有一瞬间的疑惑,但陵光很快开口:“你怎在此地?”
表情甚至比执明还要疑惑。
执明一口气憋在心口,这陵光显然是在故意调笑自己这三脚猫功夫,竟也是要参加试剑大会了。往届大会四方堂虽皆有参与,但多半是由堂中一顶一的高手打擂,而裘振和齐之侃当属这高手之最,执明露面倒实属头一遭。
可如今裘振已远离了江湖,去朝廷当那什么狗屁将军,此事一直是陵光的心障,即使是旁人随口提起,他也是要动怒的,也因着这个,陵光已经三年不曾出现在试剑大会上。
这是陵光第一次携云藏重回此地,故地重游,他非但不见丝毫难过,反倒显出几分轻松。
加之前些日子雨夜下的种种秘密,执明心中不由得泛出一丝不详之感。
他有一种冲动急欲对陵光说些什么,可却无从开口。
他自小就知道自己所求与旁人不同。堂中人窃窃嘲笑他胸无大志,翁老斥他不学无术,市井则广传他的风月闲话,仿佛他是那琼楼玉宇中不食人间疾苦的纨绔。
执明活得如赤子般肆意,一颗心亦如赤子般剔透。他不是不懂,他只是不想要。
可这世间却人人皆在争。
他想着,第一次在这江湖感到些许迷茫。
“这位公子,您的东西包好了。”摊前小贩举着一个木盒对陵光如此说道。那是一个金丝楠木盒,盒盖镂空,雕着朱雀祥云纹,实属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未曾想竟会出现在这街边集市上,执明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陵光接过木盒道了谢,又将一袋银钱交到摊主手上,这才对执明道:“怎地,傻站着是有话对我讲?”
嘴巴倒是一如既往地不饶人。
执明一笑,并不正面回答:“怎么只你一个人,朱雀堂现在已经这般落魄,需要堂主亲自上街采买了?”
陵光好整以暇,望着执明身后如织人流中的某一处,笑笑:“你还不是一样?”
“我可是和子煜一起——”执明下意识回头一捞,却捉了个空:“人……人呢!”
“若你说的是一绿衣公子,刚刚他被几个武夫模样的人绑走了,还喊你救命来着,你没听见——喏,往那边去了。”陵光信手一指。
执明满脸的不可置信,可回头看看,子煜确实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
“你怎不早讲!”执明说着一路搡开拥挤人群,也不管身后哄起的叫骂,拔腿往陵光指的方向跑去。
“我又不知你们是一起的。江湖险恶啊执少侠!”陵光说到最后,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正逢一蓝衣书生模样的人自远处走来,停到陵光身边,看陵光于人群中自顾自笑得开心,不由露出几分不解:“堂主何事这样开心?”
陵光摆摆手:“遇到了个老朋友。”稍作停顿,补充道:“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好骗。”
蓝衣书生向着茫茫人海表情疑惑。
陵光复又轻叹道:“江湖险恶啊,公孙钤。”
公孙钤眼眸低垂,微一颔首:“属下……记下了。”


玄云寺本不叫玄云寺。
“玄云”二字取自“玄云黯以凝结兮,集零雨之溱溱”。这行字原是刻在一块路边断裂的石碑上,字迹工整,无印无款,想来可能是前朝某位文人墨客有感而发随手刻下的,在多年的风化中变得浅淡难辨,只有开头“玄云”二字依然清晰。这石碑又恰好立在一破败寺庙前,寺庙无匾,庙中供一樽面目模糊的神像,香火虽寥落,却也不曾真正中断过,时间一久,附近的人索性将此庙唤作“玄云”。
子煜此时便在玄云寺前。
陵光说得对也不对。
子煜确实是跟着别人离开的,但不是被绑走,而是他主动跟去。
他在人群中本想跟上执明步伐,可脚还没抬起来,便被一把破空而来的剑鞘钉在原地。剑鞘入地三分,竟如一柄宝剑般发出嗡鸣,也不知是用了几分内力掷来的,子煜心中一紧,唯恐来者不善,后退一步,手已悄然按上佩剑。
那剑鞘通体漆黑,末端包金,镂雕云山纹,仔细看来竟有几分眼熟。
可不正是承影剑。
子煜猛一抬头环顾四周,果见方夜正依靠在路边小巷深处,他半边脸藏匿在阴影中,另半边面色苍白,左手牢牢按着右臂,指缝间有什么滴答流下,在脚下汇集成一小滩,不用多猜也知是受了重伤。
方夜对着子煜动了动嘴,没有发出声音,但子煜看得清楚,他说的是:“随我来。”
试剑大会这等武林盛事就在明日,近日江湖风云诡谲,按理说应当万事小心为上。他初到中垣不过月余,除却执明与小胖,朋友着实寥寥,而方夜也算得上与自己有几分交情。执明仍在远处聊得热络,子煜看了看执明,又看了看方夜离去的背影,最终一咬牙跟了上去。
若是陷阱,不惊动执明更好。
子煜一路随方夜至玄云寺前,两人隔出一段距离,佯作陌生人,方夜不再捂着伤处,仿佛从未受伤,只是右手指尖时不时滴下的血点子印证着子煜并没有眼花。玄云寺人烟稀少,子煜跟至庙内,一眨眼的功夫竟寻不到方夜身影。
袅袅青烟自三支粗香上方氤氲开来,佛像原本的面目在风沙的侵蚀中已不可辨,只能认出佛像一手施无畏印,一手结施愿印。
琉璃是中垣边陲小国,自然受了中垣佛教的影响,子煜仰头看了那佛像半晌,总觉得那份残败的慈悲是在隐隐预示着什么。
佛像后传来一声轻响。
子煜急忙绕到莲座背后,方夜坐靠在一排未燃的白烛下,见子煜过来,话也不多说,直接从怀中摸出一个金丝楠木盒抛给子煜。
子煜一把接了住,盒上有血,触手滑腻,他来不及多看便塞入怀中。
“你受伤了,得快去医馆。”子煜急道。
方夜竖起一指贴近唇前。
“这是我家公子给执明堂主的,我暂时没办法亲自送到,还劳烦子煜公子帮忙。”他似乎伤得极重,每说几个字便要费力一喘。“子煜公子快走,那些人怕是一会儿就要追来了。”
方夜低着头,似乎是在做什么决定,最终他吐出一口气,轻声说:“抱歉。”
也不知是对子煜,还是对委以他重任的慕容黎。
可回答方夜的却是一支破空而来的箭。
两人惧是一惊。
子煜到底比重伤的方夜快上一步,惊鲵出鞘,斩落接连而来的三支羽箭。
“怎么回事!”子煜呵道,方夜来不及解释,迎面又是一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箭雨。
子煜半掩在方夜身前,为两人挡去大半攻击,慌乱之中他瞥了一眼满地断箭,箭镞处有小而圆的饕餮烙纹。
饕餮,上古四大凶兽之一,倒真是符合他们现在的处境。
“走!”敌暗我明,走为上计。子煜一把架起方夜,两人顶着漫天箭雨退至佛像后。子煜最后仰头看了一眼佛像,心一横,惊鲵嗡鸣着斩断破败古寺正中一根单人环抱粗细的顶梁柱。
古寺晃动着,其余几根木柱发出不堪重负吱呀声,几个弹指后轰然倾塌,腾起一片遮天蔽日的黄沙,连大地都跟着颤了三颤。
箭雨终于停下。
方夜只当子煜是个异域养尊处优的小王爷,不曾想子煜还有这般厉害的身手。两人灰头土脸地躲在不远处一棵少说百年树龄的榕树后,玄云寺对面的山坡发出几声窸窣响动,几十个黑衣刺客的身影接连闪现远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子煜没忍住低头咳了几声,方夜又从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圆筒递到子煜面前。
“这又是你家公子让你给执明的?”子煜一边扇去面前浮灰一边问道。
方夜一时语塞,耳尖泛红:“这回不是,这是给你的。你今日救我一命,若改日你身陷困境,只需对着天空燃放此烟,自然会有人来相助。”
子煜困惑着接下了。
“子煜!子煜你在吗!”他还想问及方夜的伤,只听执明的声音远远传来,想来是听到了玄云寺的动静赶来的。他从树后绕出,果然见执明身影,身后还多了小胖。
等子煜再一转头,方夜已不见了踪影。
“子煜,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执明赶至子煜跟前,话说一半就卡住了。
子煜抬手蹭了蹭脸颊,满手的尘灰。
而执明一愣之后便笑得直不起腰,还是小胖上前查看子煜身上有没有受伤。
“你别笑了!”子煜没好气道。
执明一边抹去眼角泪花一边问:“你——我的好子煜,你这是去干嘛了?”
子煜从前襟掏出那个金丝楠木盒用力掷到执明怀中。
执明手忙脚乱接过,翻来覆去看了两眼,奇怪道:“这盒子怎么和陵光手里的那个一模一样?”

评论(7)
热度(35)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