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蔡居诚这个人,特别适合先婚后爱梗

定亲这事儿,你跟他讲道理根本不好使的,没用,直接捆吧捆吧花轿里一塞,最好找四个武当哪吒,轻功一级棒脚踩风火轮那种,光速送到地方立刻开始拜堂。

拜堂这个事儿也有讲究,你要强行让他拜,那肯定不行,不听劝的,谁要劝腿都给你掰折。这时候就需要萧疏寒搁主座一坐,老母亲啥样他啥样,慈祥中透露出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没被猪拱拱了猪的淡淡欣喜,你说蔡居诚跪不跪吧,那肯定得跪的,其实他也怕萧疏寒把自己腿掰折。最后咣咣咣三下子拜完,别管他是怀着黛玉葬花还是智深拔树的心情,反正拜完堂就可以入洞房了。

这一环节可谓是最精彩了。你说你师兄从定亲到拜堂统共加一起那点儿时间,你吃个泡面都来不及吃到蛋,那他能知道是和谁拜的吗?肯定是不能的,到时候盖头一掀,嚯!邱居新!精不精彩带不带劲,太带劲了,蔡居诚当下肯定喜不自禁得想把邱居新脑袋给薅下来。

但是脑袋肯定不能薅的,薅了萧疏寒就把他腿掰折。这时候,蔡居诚这个每每都能在倒霉情况下,精准陷自己于更倒霉境地的小脑瓜肯定就灵活地转了起来,跟邱居新细声细语地温柔打商量,你给我滚远点要是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把你胯下二两肉削下来再灭你祖宗十八代,好吗?邱居新能说啥,你说嗯嗯师兄他还能说啥,根本没搭理蔡居诚,他听没听进去这一句都是个问题。

当然先婚后爱嘛,这时候肯定还没有爱上的,政治婚姻,师父之命媒妁之言,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两人同床异梦,蔡居诚还得对着邱居新背影纠结这厮一动不动,是不是谋划着什么惊天阴谋对我有非分之想。冤枉死了,其实人家邱居新自己背身在那边玩填字游戏玩得正激情澎湃,硬一下都觉得打断思路。

后来咋爱上的呢,大概就是出于一种护犊子的心情。你就说邱居新这种沉默寡言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的,虽然看着高岭之花,但日子肯定也没好过到那儿去,上街买个瓜估计都得被小贩偷偷加价顺便挤兑两句。这时候蔡居诚肯定就不乐意了,凭啥啊,好说歹说我师弟呢,长得帅吃个瓜都困难吗?我可不是说邱居新长得帅,毕竟我是个以后要脚踢武当拳打华山锤爆暗香云梦就算了我不打女人的人,往小了说那就是个武林盟主,武林盟主的相好想吃个瓜有这么困难吗,反正不让邱居新好好吃瓜,就是不给我面子。

随后几个月里邱居新表示自己这辈子从没吃到过这么多瓜。

直到瓜娃子邱居新实在是顶不住了,心里有一种爱情来得太突然就像龙卷风把我脸吹歪的惶然无措,沉不住气了,要闹,没成想自己还没等闹蔡居诚就先闹开了,找了一群阿猫阿狗试图金顶造反,结果刚一到金顶,阿猫阿狗小团伙就先起内讧从山上又一路撕回到山下,直撕至点香阁内,把蔡居诚撕那儿还走不了了。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造反不成反被卖。

萧疏寒都没闹清楚以蔡居诚为首的一众人士敲锣打鼓喜气洋洋上山干嘛来了,还以为嫁出去的徒弟拖家带口来给自己拜年来了呢,结果准备俩红包也没找到好时候发出去,人乌乌泱泱就又下山了,整得空巢老人心里还有点失落。

邱居新那能干吗,怎么说也是师父之命媒妁之言,同床共枕的人,身边忽然空一块那肯定填字游戏都没办法集中精力了,就提着剑匣直奔点香阁去了。去了发现人生处处有惊喜,蔡居诚住的那屋里外都是人挤人挤人,跟菜市场似的,想进屋还得排队领号过号重叫。邱居新往前走了半步都没有,就有人要他注意素质嫖娼排队。

邱居新剑匣一横脸黑如锅底,我精六插八不是为了跟你讲道理的,你给我滚远点要是你敢碰我夫人一下我就把你胯下二两肉削下来再灭你祖宗十八代,好吗?

蔡居诚在屋内隔着人山人海想妈了个巴子的,原来你把我说的话记得这么溜当时也没说搭理我一下,回去把你填字游戏全部撕烂。








评论(147)
热度(2091)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