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评】无声惊雷——给《遗我凉风》

“山高水远,你要万事保重,自己小心。”

 

这句话是《遗我凉风》中明楼对明诚说的一句,我特别喜欢,也是因为这一句,我决定给这篇文写个长评。

 


 


 

故事一开始,提到明诚刚被明楼捡回家的时候。

明楼自小教他读书做人,带了父亲和兄长的分量。明诚仰仗他,亦步亦趋跟着学着。明台年幼在家里闹的天翻地覆时被大姐追着跑,叨叨他还不如阿诚像大哥一点。

他听了,心里为这个像字暗暗高兴。

一个“像”字,看得人心惊又心疼。明诚最开始对明楼的感情,应该是崇拜与依赖大于情爱的。明诚终究是捡来的孩子,他从小受明楼照顾,承明楼教导,明楼于他如兄如父,如师如友。

明楼既是免他苦海溺亡的一艘船,也是他初来乍到明家时唯一能捉得住手。

这样的明楼,成为他,不敢想。

能像他就满足。

能近一点是一点。

 


 

所以分化之后才会异常憎恨自己的体质。一般总喜欢写,明诚懊恼是因为自己是个Omega,不能替大哥分忧解难。

《遗我凉风》角度切得更好,明诚不能接受是因为这样就不能再“像”明楼。

我要求已经如此卑微,竟是触不能及。

这样看来明诚在后文里的崩溃恸哭,其实早就在开头已经埋好了伏笔。


异国他乡,他痛的厉害也不敢和明楼依偎,自己缩在一处睡一个不能安生的觉。药效上来并不比发病好过,他浑身剧痛,浑浑噩噩觉得自己好像溺水。

他不知道自己说些听不明白的梦话,直到被一种若有若无的安定味道包围,有人轻轻拍抚他的后背,一声声叫他阿诚,阿诚。

寥寥数语,足够看出明楼与明诚对这份感情的不同定位。

阿诚爱得真诚又辛苦,烈火一样,可还是不愿意烧着明楼,于是把火捂在怀里,烧痛自己。

明楼更隐忍。

他看破不说破,火烧在自己心里,只在必要时候靠得离明诚近些,给他取暖。

可是明诚他也认定明楼那样的Alpha只能和Alpha并肩,他必须强,才能不拖累他的站在他身边。

他要在一群虎豹豺狼中小心收敛自己的信息素,伪装起来,甚至连家里人都不曾知晓这个秘密。

太过专心守着自己的秘密,就看不见别人也带着秘密。

他转头去看,明楼不着痕迹收回手,面色如常握着酒杯和人寒暄。

他的信息素缓慢强大的释放出来,盖过明诚的,将他安安稳稳罩在里面。

那天他才彻底明白作为一个omega的劣势所在。

这种认知未免不让他心生绝望。

 

明诚把自己放得低,低到忧虑与绝望轻松就盖过了被施予的关心与保护。

太爱明楼,反倒是漏看了明楼的爱。

说不清谁爱得更辛苦一些。

 


直到明镜出场。

明镜的出场像是一巴掌扇到明楼脸上,彻底打醒了他。于读者,是一阵风猛地吹散缭绕的云雾,豁然开朗。

明镜出场台词不多,只对明楼讲,“你放他走吧。”

你看,旁人都只看见明诚爱而不得的苦苦挣扎,唯独她还看到明楼风平浪静下的痛苦不堪。

你放他走吧,可要想让明诚走,总也得明楼先放手。

这台词如果给了别人,兴许只能听出来点为明诚抱不平的愤慨,对明楼不表态的指责。

可由明镜说出,血肉至亲,明镜应该是最怜爱明楼,她尚且叫明楼放手,你说这是有多痛。

也难怪明楼瞬间溃不成军。

明楼在这之后回到房中,看着明诚,想起四五年前旧事。

当年明诚身份暴露,明楼对他讲,“阿诚啊......阿诚——你到底是长大了。”

这句话他一生中统共听到三次。

第一次是明镜,在他真正还小的时候将这句夸赞说得十分亲昵。

第二次是明楼,讲在他头一回发情的日子,还未等他细细回想明楼那句话的意味,就等到了今天。

这最后一次,是真正将他与过往一刀劈断,与当年明楼身后渺小怯懦的自己道了别。

原来明楼说他长大了,亦在是与明诚告别。

你已长大,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疼你,像以前一样爱你,像以前一样教导你,像以前一样留你在身边。

于是我在这一刻,同以前的你告别。

最后明楼送阿诚去伏龙芝,他将那方手帕叠好,背转过身不再看他一眼。对他说,“山高水远,你要万事保重,自己小心。”

山高水远,山高水远。

送明诚去伏龙芝,为家,为国,为了等到漫长黑夜后破晓的黎明。

能言善辩如明楼,深明大义如明楼。

此时却只能说出一句,你要万事保重,你要自己小心。

抵过千言。


学习因此倒更像是一场苦修。一年漫长的放逐中他奇怪自己并不觉得像是幼年被抛弃的记忆卷土而来,他心里有数,自知总有一天会重回他身边。但那点底数像是一层薄薄浮土,发虚。

时而笃信,时而怀疑,患得患失,才推得明诚更加想要往前走,往前跑。

他想知道终点到底有没有明楼在等他。

于是——

明诚下了飞机回到旧时住处已是凌晨。天气仍然冷,遥远看到院落里有些零星烟火跳出围墙,他心中一热快步去拉开院门——明楼一人站在房檐下,头发长了些,没用发胶,像他二十出头一样随意散着,披了件长衫垂着手盯着那一方璀璨出神。

他四周净是黑的,异乡燃起的节日旧俗也像是照不进他的眼睛。

明诚觉得那一刻的明楼看起来十分落寞。

“大哥——”烟火烧至尾声,他喉结滚动,千言万语只能化成这两个字。

借着最后奋力迸溅的光华他看到明楼怔了下,继而笑了。

明楼说,“原先是我不得不让你走。阿诚。”

“你能再回来,我很高兴。”

 

“我很高兴”几个字,几乎对得起明诚整个少年时期尝过的所有苦。

《蓝宇》里捍东曾对蓝宇说,“在狱中的这几日,我终于弄明白了一些事情,我跟你是天生注定要走在一起的。我很高兴。”

你朝我走来,我忽然在那一瞬间看清世上许多事,我不知如何说与你,你只要知道,我是真的高兴。

无声处有惊雷。

最后终于皆大欢喜。

自然而然,却也绝不平淡。

 


 
 

他更常想起那天——他们距离近的似是拥抱,明诚的躯体在他怀里强烈的发抖,他咽下的痛呼转为小口呵在他肩膀的热气。

而自他身体散开在空气中的血腥味里有一抹清甜,绕他身侧——

 

他两手间宛如捧着一阵秋日里的窸窣凉风一般缱绻。

 


 


 


 

这篇文于我,就像题目所说的,是无声惊雷。

大喜大悲都隐于平淡,大起大落后尘埃落定。

 

我由此相信爱终究会战胜一切苦难。

 


 


 


 


 

2015.11.12.

 

祝我的线线 @四条下划线  @空响 生日快乐。

 


 


 


 


 


 


 


 


 


 


 

听说文评不能打楼诚tag,要打说给楼诚?

那我可改tag了啊

虽然我觉得说给楼诚下面好像都不是这个画风……

讲真别骗我啊!

评论(12)
热度(180)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