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在老一辈还在的那年,明镜16岁,明楼14岁,俩人还是明家大小姐和小少爷那会儿。少年明楼模样初露点儿英俊,在学校里跟个小大人似的,读起书来像个老学究,玩闹起来像个公子哥儿,和漂亮姑娘讲话从不怯场,法语论文从来是年级第一。

有次老师让他跟班级里一个书呆子一组讨论法国文学,明楼觉着没劲,翻墙出去溜达到旧货街,淘来一只琉璃金丝雀,想着回家送给明镜姐,回到教室发现书呆子自己学得全情投入,压根没发现少了明楼,于是他又出去买了对儿珐琅耳坠给明太太。


初秋时候明楼不肯穿大衣,嫌笨重,不帅气,偷骗着明镜说自己穿了,其实出门就绕到花园里,把大衣塞到花盆后面,穿着衬衫上了学。中午明镜浇花的时候发现了大衣,气得直接抱着大衣冲到明楼学校去,管家和明太太两人加一起都没拉住。到了班级门口,明镜把大衣往明楼身上一扔,让他立刻穿上,衣服被明镜抱在怀里一路,都捂热了,明楼展开大衣一看,米白色的风衣上面两道泥印子,根本穿不了。
姐弟俩一下都笑了,明楼仗着自己成绩好,光明正大请了假,带明镜去吃霞飞路新开的一家英式甜食店。
那时候明镜发再大的脾气,明楼也一点都不怕。




等等此类
啊,我只要稍稍一想少年明楼的种种,就苏得整个人要到天上去
不如新年写一篇大团圆好了!
有少年明楼明诚的文也请推荐给我!!



评论(18)
热度(88)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