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孟韦冷着脸开了门,发现明台正坐在自家客厅里喝茶。
哥,方孟韦把军帽摘下来端在前臂上,对方孟敖道,我上楼了。他脚下刚动,明台就在身后叫他,孟韦,我来接你晚上去吃饭。
方孟韦一脚踏在楼梯上,头也不回道,我不饿。
方孟敖在身后呵他一声孟韦,语气不悦,是说他不懂礼貌。
方孟韦咬了牙转过身来,垂着眼补了一句,多谢明少关心,我现在不饿。
明台不依不饶,回他,现在不饿,等我车开到地方你就饿了,正好。
方孟韦一口气提在喉头,碰到方孟敖的眼神又生生压下去,耐着性子说,我刚刚吃过,晚上就不吃了。
明台笑说,那倒是更好,我知道北平新开了一家糖水铺,带你去吃。
方孟韦心里发恼,收了台阶上的脚回来,道,我吃不惯上海菜,不劳明少费心。
好吧,明台应得爽快,换了个姿势托着下巴,拇指揩过唇角,思索道,确实是我疏忽了,哪有在北平吃上海菜的道理,那你想吃什么菜?
方孟韦几乎要跺脚,我说我不饿,我什么都不吃! 明台一笑,低头瞥了眼手表,说道,那就等你什么时候饿了,我们再去吃。
方孟韦被噎得张了张嘴,半个字也没回出来。方孟敖在一旁点了支烟叼在嘴里,含糊道,行了行了,你不吃晚饭就去接木兰放学吧。方孟韦得了令,巴不得立刻就奔出门去,他跟方孟敖匆匆做了别,路过明台身边的时候被拦了一下。
方孟韦斜看下去,明台依旧是那副一派坦然的模样。
你放手。
我顺路。
方孟韦气极反笑,问他,你顺哪条路?
你的路我都顺。
你简直不可理喻。
方孟韦迈开步子就要走,明台顺势夺过他夹在手臂下的军帽。
哪里不能理喻,说出来,路上我给你讲讲。

评论(19)
热度(137)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