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SM】《完美约会》(6/6)全篇完结

*J.Daniel Atlas x Jack Wilder

*基于NYSM1

*又名《五次他俩毁了自己的约会,还有一次他俩差点毁了全世界》

 @四条下划线  来,让我们在北极燃烧起来!



1.

他们正站在查理大桥上。

“你现在需要一个吻么?”Daniel看着Jack说道。他有一双非常迷人的蓝色眼睛,瞳孔的纹路里交错着奇妙的金色,像璀璨的海洋裹挟着温暖的朝阳。

“Danny。”Jack开口。他靠在栏杆旁,比Daniel要矮上那么一截,此刻他自下而上地望着Daniel,棕色浓密的睫毛扫出一阵甜蜜的旋风,将他的恋人环抱在焦糖味儿的风眼里。

而Daniel,他双手抄兜站在那儿,表情就像怕被旋风刮坏了发型。

“能不能有那么一次,我是说,就一次,让咱们表现得像正常情侣一样——只接吻,不提问。好吗?”Jack几乎是在请求。

Daniel点头。

“所以你需要一个吻么?如果不的话我想下桥去吃午饭了。”



“可怜的Jack。”Henley在目送Jack愤然离去的背影后说道,而Merritt看起来非常想要为Daniel精彩绝伦的表现鼓掌。

“我不懂,”Daniel用脚摩擦着地面,他听起来甚至有一点委屈:“我查过维基百科,上面说这是一座‘接吻桥’,难道不是要在桥上接吻的意思么?”

Henley同情地看着Daniel。

“你问他需不需要一个吻,Danny,你看起来就是准备好为一个吻收费五美金的人。”

“不,”Daniel严肃否认着,“我从没在接吻后向Jack收过钱。况且我的吻可不止五美金。”

Henley发出一声绝望的叹息。

“最起码你对这座桥做了功课,看得出你很爱你的男孩。”Merritt试图在整件事中挑出不那么可悲的一两点,随即他发现自己的做法恰恰证明了这件事有多可悲。

“哈,”Daniel干巴巴地回应,他紧绷着下巴,像一只被扔进澡盆里的猫,“谢谢你贡献出自己敏锐的观察力,现在我们可以去吃午饭了么?”

“我以为当务之急是追回你的男朋友?”Henley瞪着眼睛问道,并且看起来已经找好了把Daniel从查理大桥掀下去的完美角度。

“说得对,我的钱包还在Jack身上,多谢提醒Henley。”Daniel冲着Jack离开的方向追过去,顺便还回头解释着:“是他顺走了我的钱包,他总是拿我当做练习对象并且以为我对此一无所知,但其实每次我都知道。”

“是啊,真为你骄傲!”Henley大声回应。


 

在Daniel离开的后一秒,Jack从相反的方向跑了过来。

“Henley——”他整个人气喘吁吁,双手撑在膝盖上,从运动衫的兜帽后抬起他斑比一样无辜的眼睛看着女魔术师,“Danny的钱包。”他手忙脚乱地从衣兜里翻出Daniel的皮夹,并把它放在Henley的手上。“确保他真的有在吃午饭,好吗,为了练习新魔术他已经错过三顿正餐了。”Jack匆忙地说,然后再一次跑远了。



“即使我没有读心的能力也知道你在想什么,Merritt,答案是不。”Henley捏着钱包说道,她和Merritt并排站在查理大桥上,看起来有点傻。

“所以我确实不能催眠Daniel让他从桥上跳下去?你知道我会让这看起来像自杀的。”

“不,法律角度来讲,这是不被允许的。”

“好吧。”

“但是从个人角度来讲,我几乎要为你的提议欢呼了。”



2.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Jack说,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整个人显得异常不自在。

“你不喜欢?”Daniel放下菜单问道。他身体前倾,为了能更好地观察到Jack眼里的情绪。

“不,我只是——”年轻的男孩显然非常轻易地陷入了慌乱,他试图拿起手中的三角巾来挡住自己的脸,但鉴于理智告诉他这个行为非常幼稚还有那么一点娘,他放弃了。

“我只是不常来这样高档的餐厅。”

Daniel善解人意地点头:“看得出。”

Jack再一次被挫败感击中。

“可想想那些舞台和镁光灯,比起观众,你现在要对付的不过是一块牛排。”Daniel补充道,他甚至低下头对着Jack露出一个短暂的笑容。Daniel看起来是那样完美,昂贵的三件套妥帖地穿在他身上,灯光被水晶折射成无数面笼罩着他,令他高挺的鼻梁在面颊上投出一块整齐的阴影,而深邃的蓝眼睛甚至比宝石袖扣还要闪耀。

Daniel总是这样,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Jack,关于他究竟为什么会爱上自己。

Jack不由自主地看着他微笑起来。

然后Daniel利落地合上了菜单。

在侍者拿着菜单走远后Jack似乎才想起了什么,他扬起一边眉毛,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试探对着Daniel开口道:“嗯......我想我似乎,我似乎还没有点菜?”

Daniel疑惑地看着他。

“我替你点了牛排,我觉得我刚刚提到过了。”

“我以为那是一个比喻,就像是——”Jack的手在空中比划了两下,最终泄气般垂下来,“算了,算了当我没说,牛排就很好,谢谢。”

“还有餐前酒,配菜,沙拉,浓汤,面包和甜点,我全部都替你点好了。”

Jack向后靠去,眼睛盯着Daniel头上那顶流光溢彩的水晶灯——他现在不觉得那顶灯有什么优美的了,它太亮了,一点也不节能环保。

“又一次,Daniel,我们讨论过这个。”

“我想我们是第一次来这家餐厅吃饭?”

“不,我们确实讨论过,记得吗,在上一次你私自换掉了我浴室里所有瓶子之后。”Jack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语气,它们就像窗外的大雨一样越来越急促:“你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换成了柑橘味,包括须后水,在那之后的两个月里我闻起来就像一瓶行走的橘子汽水。”

Daniel露出恍悟的表情。

“你不能总是依据自己的喜好来替我做决定。”最后Jack抛出他没什么说服力的陈词总结。

“Henley说,她说——”Daniel难得的结巴了,“她说人们通常都会这样做,替对方做决定。我是指,那些在一起的人们。”他用手快速比划了一下自己和Jack。

Jack微张着嘴,像只在山间公路上被车灯吓坏了的鹿。

“可那也是有一定限度的,你不能——我不是说‘你不能’,而是Danny,别那么像一个控制狂。”

“可我就是。”

Daniel慢条斯理地铺好方巾,仿佛“控制狂”是这世界上最高的赞誉。

“是的,就好像我一直不知道一样。”Jack小声说,他低下头去搓三角巾的一角,开始真诚地后悔自己抛出了这一话题。

Daniel飞快地瞥了一眼Jack,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闭上了嘴。

 

 

他们之间弥漫着一阵诡异的沉默,直到Jack的牛排被端了上来。

“听着,Jack。”Daniel忽然开口,Jack的叉子差点飞到隔壁客人的头上,“我并没有想要控制什么。”

Jack放下手中的刀叉。

“或许是我太害怕这一切失控。”Daniel做了个深呼吸,就好像氧气能给他提供多大的勇气似的,“尤其是关于你,我猜。”

Jack看起来非常想越过餐桌给他别扭的恋人一个拥抱。

但这没能实现。

因为随着一阵烟雾的腾起又散去,他们之间站着一只牛。

一只牛。Jack在餐厅忽然爆发出的掌声和闪光灯中绝望地想着。天呐,一只牛。

 

 

“为什么不让厨师宰了它,我保证这回让你自己选满意的牛排。”Daniel试图走得离Jack近一些,但Jack的脚步实在是太快了,而且那只牛看起来一副随时要给自己来上一蹄的样子。

“人们在录像,Daniel,他们叫着你的名字,围着你要签名。”Jack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顶着路人惊异的眼光艰难地牵着那只牛走在纽约街头,“如果你下一秒就宰了你的作品,我们会被告到动物保护协会的。”

Daniel耸了耸肩膀。

 

“嗨男孩们,我以为你们回来得会晚——噢!上帝!我的天!这是什么!”Henley在替Jack和Daniel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尖叫着。

“别问,Henley,至少不是现在。”一个浑身湿透的Jack回答道。

而且他看起来快哭了。

Henley越过Jack(以及他身后的牛)的肩膀看向Daniel,后者在她燃烧着愤怒的目光下举起双手。



3.

Jack试图为他们两个做一顿晚餐,最好还附带烛光的那一种,但很显然,他失败了。

“这是你的新魔术?”Daniel从厨房的墙壁上拽下来两根黏糊糊的意面。

“我非常、非常、非常抱歉,Daniel。”Jack看起来吓坏了,他身上还穿着一件原本应该是天蓝色的围裙,脸颊旁蹭着焦黑色的锅底灰。

闻声赶来的是Merritt,他探头迅速看了一眼被轰掉半边的厨房。

“新魔术?这真令人印象深刻。”Merritt知道这是不道德的,但他看着无措地站在厨具残骸中的Jack就是忍不住,更别提男孩的手里还握着一只平底锅。

“Merritt!”Jack想怒吼,但下一刻他的嗓音又和他棕色的头发一样柔软下来,“我已经够愧疚了。”

Merritt觉得自己仿佛一脚踢飞了一只小奶狗。

Daniel回头看着Merritt,用眼神严厉地喝止他闭嘴然后滚开。

哦,更别提那只小奶狗身边还有一只暴躁的卷毛猫。

“你没受伤吧,小子?”Merritt没有离开,而是关心地问着他们最年轻的那位骑士。

“他没有。”Daniel抢先回答,Merritt为此投去不赞同的一瞥。“我说他没有受伤,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看得足够仔细了,他很好,所以谢谢你不必要的关心。”

“这可真是,”Merritt停顿了一下,“太甜蜜了。”

Jack捂着脸在厨房正中蹲下去,平底锅扣在他的脑袋旁。

他看上去不想跟任何一个人讲话。

 

 

“还好你英俊的脸没有受伤。”Henley笑得不能自己,而Jack在一旁连耳朵尖都已经红透了。

“这一次是我搞砸了。”Jack抱着靠垫闷声说。

“相信我,比起Daniel你做得已经足够好了。”Henley安慰他。

Daniel在沙发的另一头反复洗着一叠扑克,他用一贯快速又讽刺的语调说道:“以防你没发现,Henley,我还在这间屋子里呢。”

Henley配合他做出惊讶的表情。

“你不说话我还真没注意,因为我正要讲到最精彩的部分——关于一个伟大的魔术师和自己的男朋友在米其林餐厅约会时变出一只牛的那部分。”她夸张地挥舞了一下手臂,“这可是YouTube上最火的视频,真浪漫。”

Daniel用表情大声说他现在不想谈论这个。

最终,谢天谢地,Jack说话了。

“我们可以定外卖么,我想吃洋葱披萨。”Jack询问着Daniel,“拜托(Please)?”

他的男孩那薄而完美的嘴角随着单词的尾音甜蜜地上翘,最终定格成一个诱人亲吻的微笑。

被一颗小行星撞进心脏是什么感觉,Daniel想,这就是了。

作为回答,Daniel拨通了手机里的外卖电话,他心不在焉地等着电话接通,眼神一直瞥向Jack。

Jack从Daniel手里接过那一叠洗好的扑克,并试图模仿他的样子给Henley展示一个猜牌魔术。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口味的披萨?”电话那头的店员问,Daniel还没来得及回答,Jack就成功地猜中了Henley心中所想的牌,这令男孩雀跃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并拽着Daniel的衬衫领子给了他一个落在脸颊的吻。

“您好,请问您还在吗?您到底要点什么口味的披萨?”

我要买下整间披萨店。

Daniel差点脱口而出。


4.

为什么自己能搬空一整个银行,却搞不定一场约会。

Daniel和Jack站在各自的化妆镜前,心里却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

于是当Jack向Daniel提议在演出后一起喝一杯时,Daniel破天荒地对此毫无异议。

 

 

“我们是四骑士!”

表演落幕,他们拉着手对观众席鞠躬致谢,到此为止一切都很完美——如果Daniel没有在离场通道里被一帮狂热的姑娘堵个正着的话。

“Danny——”Jack试图在混乱中拉住Daniel的袖口,但这没能成功。他的左肩还背着一个巨大的黑色旅行袋,里面装着山一样沉重的魔术道具,而那个该死的包被姑娘们冲撞得左右摆动,拽得Jack整个人都要飞出去。

“嗨,美人,你们是怎么进来的。”Daniel双手挡在身前,和她们隔出一段距离。他当然听到了Jack在叫他,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那个可怜的男孩已经被人潮挤到一边去了。

“这也是魔术。”为首的一个金发姑娘眨着眼对Daniel说道。

“看得出你很有天赋。”Daniel再次回头确认Jack的位置,他的男孩还在等着他。“但是抱歉,姑娘们,我想我得离开了,有一场约会还缺一个魔术师。”

她们发出一阵失望的叹息。

“所以那个传闻是真的?”在Daniel转身之前,一个女孩在人群里冲他喊道:“你真的会和你的仰慕者们约会?是吗?”

Daniel愣在原地。

“Daniel!”Henley在出口的地方向他招手,“快一点,车子已经启动了!”

Daniel将视线投向Jack刚刚站着的地方。

但那儿已经没有人了。

 

 

“Jack让我们不用等他。很显然,我们之中又有人搞砸了。”Merritt倒在后座里说道。

“排除法,不是我。”Henley举手发言。

他们两个一起看向Daniel,而Daniel看起来特别想从一百二十迈的路虎上直接打开车门走下去。

 

 

“这是不可控因素。”Daniel环抱双臂,语气坚定不可动摇。

“可你确实经常和自己的仰慕者们约会。”Henley往嘴里送了一大勺冰淇淋。

“我‘曾经’经常和我的仰慕者们约会。”Daniel反驳道,“包括你。”

Henley咬着勺子不可置信地看着Daniel。

“认真的,Danny?你真的要提起这个?”

Daniel的眼神左右闪躲了一下,最终他垂下手臂。

“不,抱歉,Henley,我不是那个意思。”

“有时候我真不敢相信你睡过一打女人,Danny。”Henley盘起腿往沙发一头移了移,留出一块空地,“现在,想谈一谈么?”

 

 

Henley想,她早该告诉Daniel自己在冰淇淋里掺了龙舌兰的。

“他崇拜我,我知道,还有很多人也崇拜我,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Daniel的语速比平常还要快一点,Henley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掌,希望他看向自己的方向,而不是对着桌子上的一颗橘子糖说话。

“但是Jack他,我说不好,他不一样。”

“他是你的男孩,你的小男友,专属魔术师,随你怎么叫,他理所应当和别人不一样。”

Daniel缓慢地摇了摇头。

“他甚至和你也不一样。”

Henley在心里告诫自己,他醉了,而你是个淑女,你不可以把他的头拧下来。

“你离开我时我感到很愤怒,这是不应该的,你是我的助手,我的女朋友,你哪儿也不应该去,除了我的身边。”Daniel放弃了橘子糖,转而对着冰淇淋勺开始剖析自我。

“控制狂。”Henley翻了个白眼,从Daniel怀中偷了一勺冰淇淋。

“可是Jack——”Daniel试图站起来,但他晃了一下,重新栽回沙发深处,“哦,我的头。”他双肘架在膝盖上,眼睛埋在掌心里。

“如果,我是说如果,Jack离开了你了,你会不会整个地球翻过来,然后往他脖子里注射个什么芯片之类的,让他人生后六十年只能在你周围五尺的地方活动,不然芯片就会爆炸。”Henley一口气说完这些。

因为倒水而恰巧路过的Merritt丢给她一个“你他妈在逗我吗”的眼神。

Henley用中指回敬他“滚开”。

“我......”Daniel沙哑地回应了,“我想我不会。”

“甚至不准备给他带一个定位手环?不会发怒?不会大叫着‘他就该待在我的身边哪儿也不该去’?控制狂先生?”

“不。”Daniel坐直了身体,他的眼睛深藏在阴影后,看起来很疲惫。

“就是说当Jack离开你,你什么都不会做,只是那么让他走,对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是的。”

“我的上帝,”Henley捧起了Daniel的脸,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听着J.Daniel Atlas,你真的,真的,真的很爱Jack Wilder。”

Daniel的眼睛慢慢睁大。

然后他吐在了沙发上。

 

“嗨,大家,我回来了!”Jack兴奋地推开大门的时候,Daniel刚刚洗好澡坐在吧台旁。

“你去哪儿了?”Daniel皱着眉问,Jack把手中三个满满当当的塑料袋放到地上,边脱鞋子边说:“我在等你的时候接到了个电话,中餐店的伙计把我们的晚餐送到了三个街区外,我只能自己开车去取回来。然后我的车在半路抛锚了,费了我一点时间才修好。”

Jack指了指其中一个塑料袋。

“我还买了酒回来,晚餐后我们可以上楼顶喝一杯,就像我们约好的那样?”

Daniel拿着毛巾彻底死机在原地。

“你不能一言不发地就离开!”半晌,他才想起来自己应该说这么一句。

Jack已经把Merritt和Henley招呼过来吃晚餐了,他那双温柔的眼睛里充满疑惑,说:“可是离开前我告诉了Merritt,你那时候看起来很忙。”

Daniel的眼神刀子一样剜向Merritt,心灵术士则拒绝和他对视。

“等等,我们的沙发呢?”Jack注意到客厅里出现的一小块空缺,“我离开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Henley说,不可描述。

Daniel还坐在吧台旁,他招招手让他的男孩靠近,Jack像一只欢乐的鹿般轻快地走向Daniel。

Daniel抱住了他。

“别再这样离开。”Daniel低声说。

“好的,我保证。”

Jack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

尽管他依旧搞不清楚为何自己只是出去拿了个外卖,世界就变了个样。


5.

“我放弃了。”Jack在抛出一张纸牌后说道。

Merritt顺着Jack指尖的方向看去,纸牌的一角完美切进了实木门框里。

“乐观点,你还是挺有天分的。”

“不是魔术,是Daniel。”

Merritt沉默了一会儿,Jack又用力扔出一张牌,把第一张牌拦腰截断。

“你确定?因为如果你确定的话我可不想当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Merritt的语气里透露着难得一见的真诚。

“嗯?”Jack远去的思维似乎才开始重新回笼,他把纸牌随意丢在一旁,换了个姿势窝在沙发里,以便能和Merritt对视。“拜托,我不是说分手,我只是觉得可能我和Daniel天生注定不适合约会这项活动。”

“原因?”

Jack抿了一下嘴,这代表他不太乐意提起这个问题,但短暂的挣扎过后他还是开口了。

“难道还不够明显么?我们在一起时总会搞砸一切。”Jack坐直了身体,用双手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圆,并再次强调道:“一切。”

“如果你是指那只牛,孩子,相信我,你没见过的事儿还多着呢。”Merritt被Jack逗笑了。

但Jack完全没有把这当成一件好笑的事,他看起来马上就要被忧虑和焦躁联手谋杀了。

“还有厨房。”他补充。

“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了。”Merritt无所谓道。

Jack还有一万个理由即将脱口而出,Merritt先一步行动了。他一手按着Jack肩膀将他推进沙发靠垫的深处,另一只手捂住了Jack的嘴巴。

“好吧,好吧孩子,既然你如此苦恼——在我打响第一个响指之后,你会睡着,第二个响指之后你会醒来,然后彻底忘记J.Daniel Atlas。”Merritt俯在Jack耳边说,他抬起一只手,作势要打一个响指。

Jack在他的掌心后急切地抗议着,他甚至想要用上对付联邦特工的力道抬腿给Merritt一下,就在他的腿都已经抬起来的时候,Daniel出现了。

“我打扰了什么吗?”Daniel抄着兜站在沙发旁。

Jack趁机从Merritt手下溜了出来。

“一场人道主义救助?”短暂的思考后Merritt回答。

直觉告诉Daniel这一定不是一件好事,他打量了一下他那兔子一样蹦出去好远的男孩。

“你是要哭了吗?”Daniel不确定地问道。

“闭嘴。”Jack坐在沙发尽头的一个角上,惊魂未定。

 

 

“我不喜欢看电影。”Daniel对Henley递来的两张电影票说道。

“这可是蜘蛛侠的首映场!”Henley没有丝毫要把电影票收回来的意思。

Daniel认真读了一下影票上的字。

“我不喜欢看电影。尤其是蜘蛛侠。”

Henley回头迅速看了一眼,Merritt还躺在沙发上看书,而Jack在厨房忙活着榨蔬菜汁,只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今天他似乎有点躲着Merritt。

“可Jack喜欢。”Henley神秘地说。

Daniel在下一秒笑了出声。

“不,Jack也不喜欢,我们谈过这个问题。”Daniel用一种聪明且混蛋的语气说道,他信心满满地将电影票连带着Henley的手推回去,因为对自家男孩的兴趣了如指掌而得意洋洋。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他说不喜欢只是因为你不喜欢。”Henley看起来要扑上去咬碎Daniel的颅骨了,如果Jack没有及时拿着蔬菜汁出现的话。

“有谁想要来一点吗?对健康有好处。”Jack晃动着杯子里墨绿色的黏稠液体说道,他的目光在Henley和Daniel脸上来回,然后忽然间,他看到了Daniel手里捏着的电影票。

“蜘蛛侠!”Jack惊喜道,随即充分展示了作为一个合格魔术师应有的手速,在Daniel回过神的时候Jack已经拿着两张电影票傻笑了,而他自己则端着那杯来自地狱的蔬菜汁,完全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Danny,这真是太——”Jack一时间难以找到形容词,“我期待这场电影很久了。”

Daniel在Henley的注视下艰难地扬起一个微笑。

“我知道你不喜欢电影。”Jack弯下腰把脸埋在Daniel的肩膀上,闷声说道:“谢了,Danny。”

Daniel决定把“房间里最聪明的人”这一称号暂时让给Henley。

只是暂时而已。

 

 

“你是怎么猜到的?”Daniel在Jack回房间换衣服的间隙问女骑士。

“什么?”

“蜘蛛侠。”

“哦,那个,”Henley眨了一下眼,“所有男孩儿都爱蜘蛛侠,尤其Jack不过才成年两三天。”

Daniel皱了一下眉,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哦”。

Henley端详着Daniel的表情,一个荒谬的念头渐渐出现在她的脑海。

“Daniel,你不会没有意识到,你的小男朋友直到上周生日前都是一个未成年吧?”

“这不重要。”Daniel干巴巴地说。

“噢!我就知道!Daniel Atlas!”

“我没有——我是说,至少没有很过分,好吗?”

“停!别让我脑海中有那个画面!”

短暂的沉默。

“另外说一句我有用——”

“滚开!”

 

 

他们最后也没有看成电影。

一个电话打乱了一切计划。

“我们要和FBI合作?认真的?”Henley举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不可置信道,“他们可是炸飞了Jack!”

“第一,被炸飞的不是我而是一具不知名男尸,而且非要算的话也是我们自己把‘我’炸上了天。”Jack拿过Henley手中的手机放到桌上,“第二,不是和FBI合作,而是帮助Dylan。”

Merritt还在一边试图捋顺整件事情。

“现在的情况是,有一个‘行为艺术家’搞出了个乱子,FBI束手无策,而Dylan希望我们能帮忙解决这件事。”

“为什么是我们?”Daniel摊开双手,看起来对此毫无兴趣。

“因为那个‘行为艺术家’很可能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术师,就像我们一样。”Jack说着打开客厅的电视,所有电视台都在争相报道那个‘行为艺术家’的杰作。

他们聚精会神地听完了整个事件报道。

“所以这个人真的——”Henley依然有些不敢相信,她看向Daniel,四骑士的领头人。

“偷走了金门大桥。”Daniel替她说完这句话。


5+1.

“在我们即将开始约会的前一秒,金门大桥失踪了。”Jack从直升机里探出半个身子,气流吹乱了他的头发,但他顾不上许多,“好极了,我现在对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罪恶感。”

Jack和Daniel正身处金门海峡的正上方。

“巧合而已。”Daniel的回答从对讲头盔里传来。Jack扶着直升机门框回头看了一眼,Daniel还无比悠闲地坐在机舱里,对海峡美景的关心程度远大于找出凭空消失的大桥。

算了,Jack在心里叹气,总有一个人得工作对吧。

“再靠近一些,机长,我需要看得更仔细,十万吨的大桥没理由不翼而飞的。”Jack按下耳机的通话键,驾驶员冲他竖起拇指,直升机随着方向盘的转动而偏移下降。

“试着找出绳索,不自然的景色衔接,以及——”

“以及一切可疑的反光点,镜子和玻璃。”Daniel接着Jack的话说下去,“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物理把戏,只要找到了切入点,一把锤子就能破解一切。”

Jack对Daniel的后脑勺报以微笑。

“但不得不说我喜欢这个景色。”男孩再次从舱门望下去。

一望无际的海水在他们脚下翻涌,云的影子和浪花交叠在一起,阳光闪耀在上面,像是细碎的金箔和流动的蓝宝石。偶尔有一两只大胆的黑翅海鸥试图靠近直升机,它们有着坚硬美丽的红喙,张开的羽翼饱满而健壮,油亮纤长的黑羽毛在光线下折射着奇妙的色彩。

Jack一手扣着舱门的边框,慢慢将整个身体探出直升机,以一个摇摇欲坠的角度倾倒在半空中。

“嘿!你在干什么!危险!”驾驶员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但Jack毫不在意。他只差一点,就那么一点儿,他就能摸到盘旋着的黑翅海鸥的羽毛了。

年轻的男孩似乎总是格外无畏,海风鼓吹着他的衣摆,还有他英勇的漂亮眼睛。

急促的脚步。

一声惊呼。

因为失重而猛然歪向一边的直升机。

他的手从舱门边框滑开了,身体彻底脱离了一切可倚赖的支撑,整个人被抛空气中,而他的指间也终于触及到海鸥的翅尾,它们的羽毛坚硬温暖。

同样温暖的还有扑在舱门旁的Daniel紧紧握住自己的手。

“这才是新魔术。”Jack漂浮在空中说道,“别紧张Daniel,魔术师永远会给自己留一手。”他用目光示意Daniel看向自己的双脚,脚踝上绑着一头固定机舱内的安全绳。

“Jack Wilder!你真的是——”Daniel终于意识到自己被摆了一道,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让他濒临在发怒的边缘。

“不可思议?”然而他的男孩在半空中对他开心地笑着,海风弄乱了他柔软的头发,一朵松软的云停留在他身旁。

Daniel深深叹了一口气。

“是的,不可思议。”

 

 

“我只是不能理解这件事的意义何在,偷走金门大桥根本毫无意义。”Henley苦恼地敲着桌板,大桥的图纸平摊在他们之间。

“这和‘兔子盒’的原理一样,问题是这位神秘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那可是金门大桥,世界上不可能存在那么大的镜子。”Jack的手中拿着一个有镜子隔板的暗盒来回研究着。

“这世上不存在魔法,有的只是魔术,而魔术不过是错觉。”Merritt躺在沙发上抛着一颗苹果,下一秒苹果消失在他的掌心中。

再下一秒,被苹果砸了头的Daniel发出一声愤怒的痛呼。

“真是精彩的发言催眠师。”Daniel把那颗鲜红的果子托在手里,想象自己是童话故事里无所不能的巫师而Merritt是那个即将被自己用苹果噎死的秃顶公主。“鉴于这间屋子里只有四个人而且这四个人之中有四个魔术师,现在,说点我们不知道的。”

“我们都在等着你的发言呢,纸牌天才,我可是把当牛顿的机会都让给你了。”Merritt又拿起一颗苹果,“有没有觉得灵光乍现?还是需要再来一次?”

“成熟点男孩们,我还需要在讨论结束后给你们准备彩色蔬菜泥吗?”Henley忍无可忍道,“这可是Dylan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得搞清楚到底是谁完成了这样一个惊天魔术——要知道魔术师们从不匿名发表作品,从不。”

“这位神秘人看起来在向‘天眼’挑战,”Jack放弃了对暗盒的研究,他老实地坐在Daniel对面,眼睛盯着Daniel手里的苹果。

“谁知道他要向‘天眼’抛出的是橄榄枝还是炸药管呢。”Merritt指出关键问题。

“我们会知道的。”Daniel将苹果向上抛出,那颗果子和刚刚一样也消失在了他的掌心里。“最起码我会知道。”

一眨眼的功夫,苹果掉在了Jack的肚子上。

明显想吃那颗苹果想了很久的男孩一跃而起,拿着苹果跑去厨房冲洗去了。

“当然,Atlas无所不知。(Atlas is watching you.*)”Henley翻了个白眼。

“这也得视情况而定。(Not everyone of you.)”

 

 

在金门大桥消失的第三天,媒体的狂欢达到了顶峰。

“我真心希望那个人可以把金门大桥还给我们。”Jack有气无力地趴在吧台上,一杯顶着可爱柠檬的威士忌摆在他手边,“我可是为了这件事而错过了一场和蜘蛛侠的约会。”

“和蜘蛛侠?”Daniel自我回味了一会儿,“蜘蛛侠?”

Jack望进Daniel的眼睛里,然后在海蓝的底色中找到了自己喝醉的模样。

“是的,蜘蛛侠,我喜欢蜘蛛侠。”

“谁说不是呢。”Daniel把柠檬在指间碾碎,让它的汁水滴进酒里。

“我们都具有某种超能力,”Jack弥漫着水雾的眼睛徒劳地尝试着在Daniel脸上对焦,他打晃的手臂在Daniel的耳侧挥舞了一下,从他半长的卷发中抽出一张皇后牌。“看,超能力。”

Daniel沉默地看着他,伸出一只手虚笼在他身侧,防止他跌倒。

“我们都没有父母,从小就没有,我们都是一个人,要靠自己生活。”Jack说,Daniel觉得酒吧里的声音忽然之间全部远去了,他只能听见Jack。

“生活太难了,Danny,太难了,最开始我偷别人的钱包,然后被抓住,然后被打。接着我继续偷别人的钱包,然后被抓住,然后我和他们对打。最终我偷别人的钱包,然后被抓住,然后我打赢了。”Jack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故事里,Daniel不确定这个时候需不需要摸着他的头告诉他你做得不错。

“当然这些都发生在我十二岁以前,十二岁之后我意识到这是不对的,然后我开始变魔术。”Jack打了个响指,他的指尖燃烧起小火苗,这让周围的一小圈人发出一阵惊叹。

而Daniel只是在思考为什么Jack会有把魔术纸藏在袖口里的习惯。

“但Merritt是对的,这世界从来不存在魔法,Danny,有的只是魔术,而魔术不过是错觉,它根本不能让我的生活真正意义上的充满阳光彩虹和蝴蝶,一切还是那么艰难。”Jack快速眨了两下眼睛,“我猜本质上是因为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Daniel或许缺乏某些基本感情,但不代表他也缺失爱一个人的能力,他真的很想在自己的男孩因回忆而悲伤的时刻做些什么,可现实情况却不允许他分心——他用语言击退了一个试图靠近Jack的男人(“请离他远点他不是一个人那只是某种过去式的修辞手法他的男朋友现在就站在他身边所以滚开,谢谢。”),用一张国王牌和一张骑士牌打掉了两只想要搂上Jack肩膀的手,一张小丑牌钉在另一个想要靠近Jack的女人的脚下。

“你想去外面清醒一下吗?”最终Daniel不得不这样问道。

 

 

“也许这就是让我假死的原因,没人会追问那么多。”Jack和Daniel站在某一栋建筑的顶楼,距离刚刚的酒吧两条街,Jack在夜风和散步的双重帮助下清醒了不少。

而Daniel也终于有时间去照顾他的男孩。

魔术师的手抚上Jack的脸颊。

“其实假死也没那么糟,最起码我以前留在警察局的案底可以作废了毕竟我都死过一次了他们不能再强求一个死人去做每天三小时的社区劳动而且我还欠街角的汉堡店十五美金没有还我想老板会原谅一个死人——”

“嘘,嘘——”

Daniel用拇指擦过Jack泛红的眼眶。

“我跟Merritt新学了一个催眠,想试试么?”Daniel问他。

Jack被逗笑了:“你从不跟Merritt学任何东西。”

“看着我的眼睛,Jack,当我眨一下眼时,你会忘记一切不开心。”

Jack紧张地吞咽了一下,他做不到盯着Daniel那双充满爱意的眼睛。

他一直害怕那其实是假的,就像魔术一样,不过是错觉。

“Jack Wilder。”Daniel用严肃的声音叫他。

Jack只能硬着头皮抬起头。

Daniel缓慢地眨了一下眼。

Jack的心脏有力地跃动了一下。他真的感觉那些苦涩的日子离他远去了。

“当我眨第二下眼睛时,你会去还给街角汉堡店的老板十五美金。”

至此,Jack已经完全对这次约会不抱希望了。说真的,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觉得这一次约会可能和前几次有所不同来着?

Daniel难得露出笑容。

他再次把手贴到Jack脸上,说着:“好的,好的刚刚只是个玩笑。现在看着我,当我眨第二下眼睛时——”

Daniel还没有说出结果,他就先眨了眼。

然后他吻了Jack。

他贴着男孩的柔软湿润的嘴唇吐出下半句话——

“......我会吻你,而你不会推开我。”

 

 

金门大桥消失的第四天傍晚,四骑士放弃了一切挣扎。

“我做不到,我投降,我认输。”Henley揉着因为熬夜而乌青的眼眶,Merritt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把自己埋在一大堆图纸中,谁也不想理。

作为放弃抵抗的表现,Jack把一切资料都推到一边,在电脑上自暴自弃地看完了新上映的蜘蛛侠电影。

“蜘蛛侠棒呆了,Henley,尤其是他在布鲁克林大桥上用蛛丝织成的告白,你真该看看——”忽然,Jack住了口。

“我该看看什么?”Henley问,但她只看到Jack往Daniel房间跑去的背影。

 

 

“我想我们得谈谈。”Jack对Daniel说道,后者还坐在床上反复练习着切牌,依旧一副对金门大桥的失踪毫不关心的样子。

“Daniel,其实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欢蜘蛛侠。”

Daniel用左手切出一叠整齐的纸牌并让它们飞到自己的右手中。

“我知道一切事情。”

Jack踌躇着,最终还是开了口。

“所以你也知道金门大桥在哪儿,对吗?”

“嗯哼,”Daniel又进行了一次完美的切牌,“我保证它明天就会出现在它该出现的地方。”

“听着Daniel,”Jack冲到Daniel的床边,看起来在十分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揪住Daniel那熨烫完美的衬衫领子,“如果明天金门大桥出现的时候,它的上面有着本来不应该有的东西——比如说某人对某人的告白,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对吗?”

Daniel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我保证我什么都能做出来。”Jack加码。

Daniel微笑着看着他。

 

 

Henley偷偷从报纸后面看向Jack。

“最起码金门大桥回来了。”她小心翼翼地开口。

“而且我得说,和牛相比,这个创意还算不赖。”Merritt由衷夸奖道。

“它看起来确实不错。”Daniel端着咖啡靠在门边如此评价道。

早间新闻循环播放着金门大桥凭空重现的消息。

“Jack,你要去哪儿?”Daniel放下咖啡问正在门廊穿鞋的Jack,“在你离开之前,不准备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Daniel指向电视屏幕,新闻暂停在重新回归的金门大桥的特写上。

MARRY ME?

桥架上用闪耀的丝线缠绕出两个单词。

Jack从兜里掏出十五美金。

 

“现在,我只想去街角的汉堡店还上我的欠款。”

 

 

 

 

【完美约会·END】


1w2完结!开心!大家快来吃这个冷cp的安利吧!

没错Danny其实一直知道Jack的喜好,所以他把金门大桥藏起来了那么两天,以便能效仿超凡蜘蛛侠里面Peter对Gwen在大桥上的蛛丝告白


评论(81)
热度(652)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