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这个故事不是真的(钤光/执离/齐蹇)

*有毒,有毒,有毒,有剧毒

*这是一个即使作者脑瘫还要坚持不懈产粮的励志故事

*内含cp:钤光,执离,齐蹇


【【【慎看】】】





【一】

陵光红着一双眼坐在桌案后。

满朝文武寂静无声。

站在最前端的公孙钤耐不住这气氛,后撤了一小步。

陵光见公孙钤后退一步,拍案而起,眼神凌厉道:“怎么,裘将军走了,连你也巴不得离孤王远一些么!”

公孙钤急忙拱手:“臣无此意,只是——王上,炎炎烈日,切不可动怒啊。”

话音刚落,陵光身形便晃了一下,跌坐下来伏在桌案上。

满朝文武等了半天,也不见陵光动弹。

丞相道:“公孙大人,您快去看看王上吧。”

公孙钤道:“王上九五之尊,我一介布衣,下手没轻没重,还是丞相去吧。”

丞相道:“我老了搬不动王上,你去。”

公孙钤道:“我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不适合搬王上,你去。”

丞相道:“你去。”

公孙钤道:“你去。”

丞相道:“公孙大人,老夫这是给你创造机会,你去。”

公孙钤道:“我公孙一门都是根正苗红的直男,我听不懂丞相在说什么,我不去。”

满朝文武皆道:“噫。”

公孙钤道:“我去。”

 

【二】

陵光在上朝的时候中暑了。

执明笑得差点驾崩。

慕容离淡淡道:“天璇下一步怕是要攻打我天权了,望王上早做准备。”

执明道:“何以见得?”

慕容离道:“天璇近日酷热难耐,百姓皆道南国有九日,国境之内寸寸焦土,来年怕是要颗粒无收,王上请想,四国之中哪处最占地利?”

执明慢慢敛了笑意。

他眸光暗沉,沉思片刻抬眼去看慕容离。执明的一双眼如赤子般澄澈,无风也起澜,似天穹广袤,此刻却夹藏着剑影刀光。

他常常去做那温柔乡里的纨绔子,倒是让人忘了他也是御天下的君王。

慕容离心中无由来地一动。

“阿离,我——”

执明哑声开口。

“——我不知道诶。”

 

【三】

陵光躺在床上悠悠转醒。

他盯了头顶的紫色的纱幔半天,忽然福至心灵,道:“孤王要攻打天权。”

公孙钤道:“王上何出此言?”

陵光道:“你为什么在我的寝宫?”

公孙钤道:“这不重要。”

陵光觉得很有道理。

“打下天权,迁都去避暑。”

公孙钤也觉得很有道理。

陵光道:“打了天权之后记得把执明王留下。”

公孙钤表示疑惑。

陵光道:“听说他骑术甚佳,驭起马来速度之快四国之内无人能敌,孤王想让他带带。”

公孙钤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那个叫慕容离的也留下。”

公孙钤道:“难道慕容离也会驭马?”

陵光道:“不,他会吹小星星。”

 

【四】

慕容离觉得后脊梁一凉。

他左右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人。

可能是多虑了。

他叹了一口气,低头去看枕在自己膝上睡着的执明王。

天权即便入了伏也依旧凉爽宜人,执明常年一身玄色衣袍,沉如墨玉。

可这样的人偏偏笑起来春风十里。

慕容离伸手,想要拨开执明脸侧的碎发。

“阿离,天璇打过来了。”

执明忽然说。

慕容离猛然收回手来,以为是执明转醒,可等凑近了看才发现不过是梦中呓语。

“我在,你别怕。”

执明在喃喃道。

 

【五】

陵光躺着沉默了一会儿。

“你怎么还在我寝宫。”

公孙钤道:“王上,其实臣的马术也不错。”

陵光道:“哦?”

公孙钤道:“王上改日可以骑一骑。”

“......”

“......臣的意思是试一试。”

“你出去。”

 

【六】

蹇宾看起来心事重重。

于是齐之侃心事重重。

所以整个朝堂都跟着心事重重。

终于,齐之侃忍不住了,上前一步一抱拳。

“王上,臣——”

“此事万万不可啊!”国师忽然大叫一声上前一步,道:“臣夜观——”

“退朝!”蹇宾一掀桌子长身而起,气势汹汹愤然离去。

齐之侃怒瞪国师一眼,长腿一迈紧跟着也没了踪影。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速战速决。

满朝文武面面相觑。

明明很莫名其妙,但又觉得这一套连击似曾相识。

都是套路。

 

【七】

入了夜,暑气终于消散一点。

陵光来到城楼上透气,却碰到公孙钤也在,两人相对无言地站了一会儿。

城墙外只余三五人家还亮着灯火。

陵光道:“公孙可知,城中近日谣言四起,说孤王暴虐昏庸,终日不理朝政,致使天降旱灾于我天璇,城中九日高悬,酷暑难耐,不久之后定将尸横遍野,颗粒无收。”

公孙钤道:“臣久不入市井之地,故不知。”

陵光不语。

公孙钤道:“然而臣却知,市井之民大多无甚见地,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王上切不可将这等不入流的谣言放在心上。”

陵光看着公孙钤,笑了。

自裘振逝世后,他已许久未曾笑过。

公孙钤终于放开衣袖中一直紧握成拳的手。

 

【八】

齐之侃一路跟到猎场,蹇宾才停下脚步。

齐之侃环顾一圈,猎场操练的将士们都在用余光瞥着他们俩。

蹇宾道:“小齐没有什么想对本王说的吗?”

众将士默默在心里为齐将军呐喊助威。

齐之侃道:“王上今天穿的这件新衣服很好看。”

众将士咬牙跺脚恨铁不成钢。

蹇宾道:“果然还是小齐懂我。”

众将士觉得这就非常厉害了。

齐将军果然威武。

 

【九】

天璇下了一场大雨。

陵光决定暂时不去天权避暑了。

丞相很欣慰。

 

【十】

执明邀慕容离夜放河灯。

说是河灯,也不过是将纸灯放在宫内的河道里,执明命工匠连夜赶造纸灯千盏,明烛万支,一些放进河灯中,另一些沿着河道点燃,再罩上各色花纸。

慕容离到来之时看见的便是这一片浮光灯海,几乎照亮了半座皇城。

执明道:“阿离,你看这些好不好看。”

慕容离一张脸看不出悲喜。

执明去拉慕容离的衣袖,慕容离撤一步躲了开。

慕容离道:“王上,何必。”

执明道:“因为我喜欢阿离。”

慕容离道:“可王上又不知我一定喜欢河灯。”

执明道:“所以我就试试嘛,阿离不喜欢,下次我换别个来,总有一天会碰到阿离喜欢的。”

慕容离沉默半晌,宫中河道盛满纸灯,影影绰绰地向远方流去,像这普天之下的万家灯火。

而执明就在这万家灯火中等着他。

慕容离道:“若是我在这世上没有喜欢的东西呢。”

执明笑道:“那我就等到你有的那天。”

慕容离叹了一口气,他向执明伸出手去:“我要一盏白色的河灯。”

灯影幢幢中,执明看见慕容离在笑。

 

【十一】

那夜城楼之上,陵光其实还同公孙钤说了些别的。

他说裘振临死之前说,惟愿孤王,长享盛世,你是不是也有同样的话要对孤王讲。

公孙钤回他,我同裘将军一样,惟愿王上做这盛世之君。

陵光说,其实孤王也有话想讲。

 

“孤王只愿来世不再生于帝王家。”

 

【十二】

至于公孙钤是怎么把陵光从城楼上抱回寝宫的他自己也不太记得了。

可能因为公孙一门根正苗红的直男都是这样臂力惊人吧。

一定是。

 

【十三】

听说陵光又在早朝上中暑了。

执明笑完觉得这件事好像不太合理,这都入秋了,怎么还中暑呢。

慕容离说也可能是晚上劳累过度。

太傅道:“王上啊,你多学学人家陵光王,年纪轻轻就知道熬夜批奏折啊。”

执明道:“天璇嘛我不清楚,不过我倒是听说天玑国的早朝很有效率,太傅你等着我去学一学啊。”

 

【十四】

慕容离在一旁默默拿金印在又一张奏折上盖了个戳。

完美。

 

 

 

 

 

 

 【这个故事不是真的·完】

 

 

 *剧里一边木头脸一边认真干活的小仙女好萌啊!“老公不争气只能靠我咯好烦”盖戳。

*戳哥乱入:飙马么少侠,十五两一位,学士卡半价。

*公孙表示我们直男都这样,不懂的别瞎说。







评论(69)
热度(1036)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