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三岁半(齐蹇/钤光)

*大概还是有毒的,有毒的,毒的,的

*听说被每一个被选中成为主角的孩子背后都会有一个剧透之神,我信了。





【一】

齐之侃不知道从哪儿领回来个小孩儿。

那小孩儿一身白袍,一双眼睛黑亮亮的,看人的时候简直和齐之侃一模一样。

蹇宾捏着奏折,半天没说出来话。

 

整个朝堂鸦雀无声。

 

关键时刻还得靠国师。

国师瞥一眼齐之侃,道:“这——齐将军带着个毛头娃娃来上朝,可是有什么说法?”

齐之侃没说话,小孩儿先说话了。

小孩儿道:“你放屁!”

齐之侃瞪小孩儿一眼。

小孩儿道:“咳,你放肆!”

齐之侃点点头,目光欣慰。

 

【二】

陵光花了点儿时间跟公孙钤解释床底下的小孩儿是怎么回事。

陵光道:“这真不是孤王的孩子。”

公孙钤道:“臣知道。”

陵光道:“孤王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公孙钤道:“臣知道。”

陵光若有所思。

公孙钤道:“不是,臣不知道,不知道。”

陵光长仰头看着公孙钤眼眶一热。

公孙钤低头看着陵光心里一凉。

两人冰火两重天地无语凝噎了一会儿。

公孙钤道:“这样,王上,您能不能先让臣把孩子从床底下掏出来。”

 

【三】

齐之侃单膝跪地,颔首道:“王上,臣清早睁眼就见这小童立在一旁,问过府中守卫,皆说整晚无人出入。他年纪太小,问话也是拒不回答,臣觉得古怪,却也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带在身边,还望王上恕罪。”

国师道:“王上,臣方才仔细端详了一下,这孩子眉目与齐将军竟有几分相似,臣斗胆猜测,会不会齐将军早年还未出山野时——”

蹇宾拍案喝道:“够了!”

朝中大臣纷纷跪地,大呼王上息怒。

齐之侃把头压得更低,余光看向旁边伏在地上的国师,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就小孩儿还站着。

小孩儿扯扯齐之侃衣角:“爹,上面坐着的这个人好凶哦。”

齐之侃道:“你不要乱说,王上其实很温柔的。”

 

整个朝堂鸦雀无声。

 

齐之侃道:“那什么,我的意思是,你不要乱说,我不是你爹。”

 

【四】

公孙钤一边轻拍着孩子后背,一边委婉地向陵光解释,把不想看见的东西随手塞到床底,并妄图假装它不存在的行为是非常不可取的。

陵光眼神乱飘。

小孩儿哭了。

陵光开始研究床头香炉。

小孩儿哭到打嗝。

公孙钤生无可恋道:“王上,这孩子怕是被您吓到了,您哄一哄?”

陵光叹一口气放下香炉,对小孩儿招了招手,示意小孩儿走近些。小孩儿怯生生不敢动弹,整个人还在抽抽搭搭。

陵光见状笑了一下,轻声道,你来呀。

小孩儿犹犹豫豫地朝陵光走过去。

公孙钤见陵光双手环住孩子,一用力将小孩儿提到了自己膝头,伸出手指刮了刮小孩儿哭红的鼻尖,小孩儿觉得痒,顾不得自己满脸眼泪,双手握住陵光手指咯咯笑出声来。

 

公孙钤没发现自己的嘴角也带上了笑意。

 

【五】

齐之侃也没发现自己已经急出了一头汗。

小孩儿抓着蹇宾的衣角不松手,鼻涕眼泪蹭了蹇宾一袖子,蹇宾脸色沉得吓人,抿着薄唇不说话。

齐之侃赶紧上前,一手轻挡开小孩儿,道:“此乃天玑君王,你就算是个孩子,也由不得你如此胡闹。”

小孩儿哪管这些个,只管可怜巴巴地望着蹇宾说,我想要糖画。

齐之侃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退朝后蹇宾让自己带着孩子到后花园见他,谁知道一路上这小孩儿不哭不闹,结果一见着蹇宾就变了个人似的,挣开自己的手掌直扑到蹇宾腿上,吵着要蹇宾给他买糖画。

蹇宾平日里何其金贵,现下却就这样被一个不知打哪来的野孩子拉来扯去。

 

齐之侃只想给自己来上一剑。

 

蹇宾忽然道:“糖画是什么?”

齐之侃和小孩儿一起愣住了。

半晌,小孩儿奶声奶气道:“就是用糖画的画儿呀。”

蹇宾道:“本王不曾见过,用纸墨画一幅可抵?”

小孩儿摇头晃脑,道:“不行不行,糖可以吃,墨吃不得。”

蹇宾温声道:“原来是想吃糖。”

他语气带着点笑意,齐之侃一时间有些晃神。

那被道破心思的小孩儿抽抽鼻子,冲着蹇宾举起双手:“那抱一下就不要糖画了。”

 

蹇宾凝着神色后退一步。

 

【六】

“莫要哭了,莫要哭了。”陵光学着方才公孙钤的样子轻轻拍着孩子后背,那小孩儿的抽泣声果真渐渐小了起来。

陵光眼睛低垂,睫毛落下一片阴影,那小孩儿看着喜欢,伸手去抓,叫陵光一偏头给躲了开来。他见孩子已经止住了抽噎,便要放人下来,谁知刚一松手,那孩子又扯开嗓子哇了一声。

陵光被吓了一跳。

公孙钤想笑却还得忍着。

“爱卿,这——”陵光不敢碰那孩子,拿眼神向公孙钤求救。

公孙钤躬身道:“王上,这孩子怕是从您那儿讨到了甜头,不愿离了。”

陵光皱眉不解道,什么甜头?

公孙钤不语。

他看着陵光的眉,陵光的眼,陵光的唇。

什么甜头?

不可说。

 

【七】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齐之侃眼一闭心一横,上前一步作势要把那孩子抱在怀里。

那小孩儿灵活一闪,齐之侃捞了个空。

这就非常打脸。

小孩儿一边说着我不要你抱,眼睛里一边迅速攒起泪花。

齐之侃发誓他听到身后宫人们在低声地笑。

还未等齐之侃多想,蹇宾忽地上前一步,弯下腰将孩子一把搂进了怀里。

“王上!”齐之侃出声急道,“还是让臣来——”

蹇宾看他一眼。

齐之侃耷拉着脑袋退到旁边。

小孩儿被蹇宾擎在臂弯里,好奇地从这个高度环视一周,又委屈道:“可我还是想吃糖。”

蹇宾被他气笑,招呼一旁的宫人道:“去吩咐膳房,拿一些——”

 

他话只来得及说一半。

 

那小孩儿的一双小手拽住蹇宾衣襟,把一个口水印子响亮地印在了蹇宾唇上。

“哎,吃到啦。”小孩奶声奶气地说。

蹇宾手足无措,那小孩儿在他怀里笑眯了一双眼睛,颊旁梨涡浅浅。

 

像谁不言而喻。

 

【八】

“你从哪儿来?”陵光问小孩儿道。

小孩儿指了指天。

陵光和公孙钤一脸莫名。

 

【九】

“齐将军!齐将军万万不可啊!”

宫人们乱做一团。

“你潜入宫中到底有何目的!”齐之侃忙着挣开按住自己的那几个宫人,利剑已出鞘,剑尖儿直指小孩儿鼻尖。

小孩儿吓得抱紧了蹇宾的脖子。

蹇宾皱眉出声道:“小齐。”

只两个字,足够让齐之侃放下剑来。

蹇宾眼看着少年将军黑着脸把头扭到一边去,咬了咬嘴唇却不吐一言。

“说吧,你来自何处?”蹇宾把孩子放在石桌上,再去看齐之侃时,齐之侃已经侧过小半边脸来听两人讲话。

“天上。”小孩儿如是说。

蹇宾与齐之侃对视一眼,齐之侃了然,沉声道:“黄口小儿,王上面前岂容你这般胡言。”

那小孩儿反倒是受了冤枉的样子,道:“我没说谎。”

蹇宾道:“既然如此,那你又是谁?”

小孩儿摇摇头:“我只说给齐将军听。”

齐之侃只得弯腰侧耳过去。

 

小孩儿道:“你亲不到。”

 

 

【十】

“齐将军!齐将军万万不可啊!”

宫人们乱做一团。

 

 

【十一】

天枢有信。

公孙钤展开绢帛,脸色越读越沉。

陵光道:“天枢有何事?”

公孙钤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他看了陵光片刻,才道:“信中道天枢宫内前几日也无故出现了个孩子,我一旧友听闻天玑前阵被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孩子搅得不得安生,便来信询问我天璇是否也是同样境遇。”

陵光听罢也不由得沉下脸色。

公孙钤接着道:“信中说,天枢那孩子自称自九天宫阙处来,还说......”

陵光问,说什么?

公孙钤回,那孩子说,自己乃青龙神君,此一行只为向所选之人告知天意,信中还道那孩子聪慧非常人能及,实在不像信口胡言。

陵光自语道,天意,而后似想到了什么,自嘲一笑。

公孙钤知是陵光又想起旧人,颔首道:“天意尚可逆,王上何须多虑。”

陵光觉得这话无稽,奈何公孙钤言之凿凿,他觉出一点好笑,便随口逗道:“公孙副相这是要为本王逆天改命?”

公孙钤将手中绢帛叠好,抬头仔细看着陵光眼睛。

 

“为王上,臣愿一试。”

 

 

【十二】

“我说了,你又不信。”小孩儿往嘴里塞了一块儿桂花糖糕,含糊不清道,“你真的不想听听自己的命格吗?”

蹇宾五指紧了又松。

小孩儿拍拍手上碎屑,道:“连是生是死都不想知道?”

蹇宾垂目,道:“想,也不想。”

小孩儿看了眼门外,齐之侃的剪影映在门上。

小孩儿恍悟道:“你不想求自己的生死,却想求他的,对不对?”

 

蹇宾也看着齐之侃的影子。

 

少年侧身而站,轮廓利落,身量挺拔,如冬雪落青松。

他怕穷尽此生也看不够。

而今天下群雄并起,乱世争锋,生难求,死难求。

 

蹇宾抬手扫去小孩儿嘴角的糖渣。

 

“本王今日不问生死,只问聚散。”

 

 

【十三】

公孙钤摸了摸小孩儿的发顶。

“今日你与我所说的话,切莫告诉王上,听到了吗?”

那小孩儿点点头,眼睛眨巴眨巴,还是忍不住小声道:“可是,我原本就是来告诉那一位的——”

公孙钤柔声问:“即便你告诉王上日后之事,命格可改否?”

小孩儿摇摇头,不可。

公孙钤又问:“王上是个不服输的,若是知晓此事,定要逆着天意闹腾一番,到时候麻不麻烦?”

小孩儿点点头,麻烦。

公孙钤笑说,所以你定要乖乖听话。

小孩儿嘴里应着,却还是忍不住把脸埋在手心里小声哭起来,头上红色鸟羽做的发饰一颤一颤,像雀尾欲飞。

“可公孙先生是个好人,最后却只能——我——”

公孙钤长叹一声,把小孩儿抱在怀里,轻拍后背哄着。

 

“人生无常如棋局,我去他留,已是大幸,此生便不做他求。”

 

 

【十四】

小孩儿把公孙钤的肩膀哭湿了一大片。

公孙钤无奈道:“怎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这般。”

小孩儿闻言哭得更凶了。

公孙钤道:“你若是觉得如此对不住我,我倒还真有一事相求。”

小孩说,您讲,您讲,我什么都替您做。

公孙钤道,下次再见时,换我先遇他罢。

 


【十五】

小孩儿来得突然,没得也突然。

又是一日早朝,齐之侃独自一人出现在大殿之上。

国师嘲弄道:“齐将军,莫不是终于舍得将儿子送回他母亲那儿了?”

齐之侃负手而立,道:“你放屁。”

 

 

【十六】

“王上,何故这几日总是在笑?”齐之侃终于忍不住问道。

蹇宾反问道:“小齐不喜欢本王笑?”

齐之侃登时慌乱,撩起衣袍后撤一步就要跪,被蹇宾忙托着双臂止住。

“臣无此意!”

“那小齐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蹇宾执意要逗他。

齐之侃面上如火烧。

“自然......是喜欢的。”

可又何止是喜欢。



【十七】

那日,蹇宾看了齐之侃的影子许久。

他问小孩儿,当真不离?

小孩儿点点头,又吞进一块儿糖糕,模样像只小白虎。

 

“当真不离。”

 

 

 

 

 

 

 

【完】





这辈子先走的,那就下辈子再来相见

这辈子一起走的,那就生生世世都不要离

说好了呀





评论(138)
热度(1251)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