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我说,每一面斑驳的墙,都是在等一个年迈的人。


墙也年轻过,和你一样,新砖新瓦,红漆金沿。
它看过你步履轻盈,神色朗朗,眼睛像塞北明亮的太阳。
后来你老了,墙也老了。
它看过你步履蹒跚,形单影只,白发像皇城新落的雪。
最后你走了,墙还在那里。



也许好多年之后,有人会说他路过了一面墙,旧砖残瓦,颜色灰白。
像是在哪儿见过。







评论(6)
热度(173)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