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普通刺客的列传(齐蹇/裘光/仲孟)

*一个突发脑洞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剧的名字时,我以为自己会看到什么。



【一】
“三百两杀一人。”
“太贵。”
“嫌贵?看见那边坐着的人了么,他杀一人,只要十文。”


【二】
齐之侃是个剑客。
此刻齐之侃正规矩站在一人身后,颔首垂目,嘴唇紧抿成一道薄如利刃的线,他手上还握着一截断剑,刀锋斜切进掌心,血珠顺着他指缝断断续续坠成线。
他似是不觉,只后撤一步跪下,单膝陷在湿润的泥土中。
齐之侃道:“属下救驾来迟,望君上责罚。”
那人转身看着齐之侃,道:“起来。”
齐之侃咬着牙站起身,视线却只盯着那人鞋尖,黑绸勾银丝,浸了血污也不明显。
那人接着沉声道:“手。”
齐之侃只得将自己掌心摊开在那人眼前。
那人将断刃从齐之侃手上拔出,他从未干过这种伺候人的事儿,手劲全无分寸,齐之侃虚张的五指痛得打颤,他即刻停下动作。
“你师父便是教你用手去折剑的?”那人出声,语气甚是不悦,却也并无责怪。齐之侃忍不住悄悄弯起嘴角,待那人目光扫过来,他又霎时敛了笑意。
“那剑直冲着君上而来,着实凶险,属下来不及想许多。”齐之侃一顿,又续上一句:“属下愿领罚。”
那人似被他气笑,道:“如此,小齐说该如何罚?”
齐之侃耳力极好,他还未来得及张口,便听见远处传来隆隆马蹄声。
是侯府的人来寻蹇宾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蹇宾,拱手一拜,不再言语,提剑没入林中。


【三】
裘振将匕首收回鞘内,他看了一眼天边云霞,如火如血。
他猜明日该是个好天气。


【四】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仲堃仪悬腕一停,将最后一滴茶倒入杯中,“如此而已。”
他的桌上多了一袋碎银和一个名字。
仲堃仪看一眼那个名字,笑了。
“这人金贵,得收双份。”


【五】
他很想摸一摸陵光的头发。
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小世子与他年纪差不多,却要比自己聪慧上许多,先生讲过一遍的东西,小世子当下就能原原本本地背出来,而他却只能站在一旁,努力回忆着只言片语。
其他世子笑他,只陵光不笑他。
第二日,先生再让陵光背一遍自己刚刚所讲的学论,陵光只道,我不知。
陵光被抽了手心也不喊疼,还要偷偷回头对着他笑,待先生转身时,他抬手摸上陵光的头顶。
那时他方明白,自己只要握着剑站在陵光身后便好。
这便是他所求。

后来他随父亲去打仗,少年将军一战成名,凯旋回朝那日晚霞如火,所过之处百姓山呼,他白马银甲立在万军之首,战旗在他身后迎风猎猎。
他看见陵光。
他的战马从未跑得如此之快,城楼上的少年被霞色染红了轮廓,眉目温和,笑起来时眼底似有水色千顷。
于是他也笑起来。

陵光的眼泪落在他的脸上,烫得厉害。
他躺在陵光怀里,忽然很想摸一摸他的头发,可他没有力气抬起手,只能越过陵光的肩膀看向天际。
他看见雀鸟展翅,青空如洗。

果真是个好天气。


【六】
仲堃仪肩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
他立在孟章床边,年轻君王睡得正熟,他将宝剑抽出,寒芒闪在夜色中,轻柔贴上孟章颈侧。
王上,他无声喃喃。
孟章却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剑尖先一步挽了个花离开孟章颈侧,转而抵在榻前阶上,仲堃仪撑着剑顺势跪下。孟章自榻上撑起身子,他一双眼如墨玉,纯稚无杂,却深。
孟章道:“仲卿怎会在此处?”
仲堃仪道:“苏严一事刚了,臣忧心王上,故来查看,方可安心。”
孟章不语,只是看着仲堃仪。
半晌,他平静道:“仲卿做得很好,本王无事,退下吧。”

寝宫外月色如水。
仲堃仪想起最后一刻是苏严看向自己,满眼的不可置信,自己背身而立,悄声道:“我说过,那人金贵,得收两份——你的钱,和你的命。”

夜风凉,孟章身体向来不好,他仔细合上宫门,缓步离开。


【七】
一人道:“薄唇高鼻,多疑性烈,不好。”
齐之侃不闻不问,耐着性子喝了一口茶。
另一人道:“剑眉杏目,心高气傲,也不好。”
齐之侃将剑拍在桌上
两人一时无声。
齐之侃冷脸道:“亡父有命,不论此人品性如何,我自当以命相护,劳公孙兄与仲兄费心。”
仲堃仪与公孙钤对视一眼,公孙钤无奈一笑,仲堃仪思考片刻,忽然指着画中人道:“百般不好,却当真好看。”
齐之侃劈手夺过画卷。
公孙钤自若斟茶,假装没看到自家师弟通红的耳尖。


几月后,三人出师下山,酒杯相碰,说的是此别陌路,各寻其主。

 


【八】

“三百两杀一人。”
“太贵。”
“嫌贵?看见那边坐着的人了么,他杀一人,只要十文。”

那江湖刺客随手一指,靠窗的桌子坐着一个红衣男子,眉眼细长,臂弯托着一支竹萧。

雇主上前,道:“听说你杀人只收十文。”

红衣男子道:“是,可我只杀一人。”

雇主问:“何人?”

红衣男子摊开掌心,里面有一根紫色绸带,末尾系一片朱红雀羽。

 

远处,公孙钤放下茶盏,盯着男子掌心那一抹紫若有所思。

 

 




【普通刺客的列传·完】





*如果大家都是真·刺客的话

小齐是个暗中为饼铲除异己的刺客,仲堃仪是个拿了钱两家通吃其实只忠心小葱的刺客,公孙钤是个假装天降其实知道一切的刺客,然后他们三个还是师兄弟啥的

裘振就是原剧那样,慕容大概是个只为了捅死陵光(?)半路出家(??)的刺客吧




 


评论(37)
热度(343)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