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傻白甜与王上

*新春贺文,放飞脑崩,鸡年大吉

*此物有剧毒,阅读请慎重





【一】

傻白甜是个小演员。

傻白甜是个台湾小演员。

傻白甜是个总也背不住剧本的台湾小演员。

这天夜里傻白甜做了个梦,梦里自己是个古时候的将军,一身铠甲威风凛凛,奉王命带了百十来号人去隔壁国家议和。

然后他就这样在邻国大殿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殷殷期望之中,忘词儿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傻白甜梦中垂死惊坐起,拧开床头灯抽出枕头底下的剧本就开始疯狂恶补台词。

 

他过两天要去试镜一个古装剧,角色是一个将军。

 

【二】

傻白甜在试镜现场不出意外地忘了词儿。

导演:“你这是对角色理解不够深入,你要去体会角色的感情世界,这样台词自然而然就出来了,懂吗?”

傻白甜:“懂了懂了。”

导演:“你还有什么别的特长?”

傻白甜:“我会逼爸渴死。”

导演:“......一个将军会逼爸渴死有什么用。”

傻白甜笑得特别灿烂:“说不定可以振奋士气欸。”

 

于是他用酒窝换来了第二次试镜的机会。

 

【三】

傻白甜趴在床上思考一个十九岁的自己如何才能深入理解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将军,一思考就思考到了后半夜。

最后他得出结论,唯有穿越才可行。

 

Flag,都是flag。

 

【四】

傻白甜穿越了。

根本一点道理都不讲的。

他手执长剑站在高处,脚底下黑压压一众士兵在操练,长棍短棒抡成一片,呵哈啊哒噼里啪啦,像五百多个咏春叶问。

旁边近侍看他脸色不对,赶紧躬身上前询问:“将军以为如何?”

将军道:“哇!你们!超厉害的!”

 

【五】

将军熬了一夜没睡就怕错过早朝时间,坐在窗边困得直点头,好容易挨到天蒙蒙亮,结果刚一出门就遇上一群人冲他嘿嘿嘿嘿。

为首的那个道:“嘿嘿嘿嘿,将军好巧。”

将军心说我可不能再暴露口音,昨个儿那近侍看我的样子仿佛我是穿越过来的。

将军道:“嗯。”

“说起来,昨夜老夫和弟子们夜观天——”

“嗯。”

“将星移——”

“嗯。”

“将星——”

“嗯。”

“将星移位实乃大——”

“嗯。”

 

将军长腿一迈健步如飞,向着朝霞的方向走远了。

我好机智,将军想。

 

【六】

将军迷路了。

早朝上了一半他才找到正殿大门。

将军一进殿门就见今早那人伏在殿上,以头抢地声嘶力竭:“王上,将星移位,实乃大凶之兆啊!”

上面坐着的人声音冷漠:“国师,有什么话起来说罢。”

国师没动弹:“还请王上早做定夺!”


将军怎么看都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七】

早朝后,王上让将军留下。

将军低着头心里直打鼓,想,万一他发现我是个台湾人怎么办。

王上道:“为何不抬头。”

将军冷汗直冒,硬着头皮看向王上。

王上穿一身白,年轻,在笑。

王上又道:“国师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你怎么想。”

将军道:“臣,此生唯王上之命是从。”

这句他看剧本的时候读到过。皇帝嘛,还能有什么别的话好对臣子讲呢,以不变应万变,这波稳的。

王上看了他一会儿:“本王想喝你泡的茶。”

将军一脸懵逼。

 

【八】

王上在将军府的后院喝茶。

将军看着桌上一盘点心目不转睛,他从早上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喝着,还没杀到超神,已然饿成残血。

偏偏王上还捻起一块点心放进自己嘴里。

“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在山中,你也时常泡茶给本王喝。”

“记得......”

“本王想看将军舞剑。”

“......不知王上想看哪一套。”

“你最擅长的就好。”

“王上,其实臣——”

“嗯?”

“其实臣最擅长的是,逼爸渴死。”

王上一脸懵逼。

 

【九】

“那马蹄声?”

“鸟鸣呢?”

“嗯......猫叫?”

“所有动物一起叫?”

 

“王上,能不能先让臣歇一歇。臣,超饿的,超饿。”

 

【十】

将军发现自己穿来的这个国家特别封建迷信。

出个门要算卦,洗个澡要算卦,吃个饭要算卦,上个厕所也要算卦。

吃枣药丸。

将军下朝之后去书房找王上。

将军:“王上,国师又呛我,真的超烦欸。”

王上:“将军说得在理。”

将军:“那早朝上你干嘛凶我。”

王上:“本王没有凶你。”

将军:“你分明就超凶。”

王上:“本王不凶,不凶。”

将军觉得自己非常委屈。王上拎起一份奏报端到将军眼前。

将军:“欸,这什么东西?”

王上:“战报。邻国出兵十万驻扎我国边境,每三日推进五里,照此下去不出半月必到睢阳。”

将军:“王上要臣领兵出战吗?”

王上:“不,本王要派你去议和。”

 

【十一】

将军蹲在将军府门口,努力回忆剧本。

其实记性不好这事儿也不怪他,别人读书的时间他全部用来唱歌跳舞赶通告,一天五小时都睡不够,影响记忆力不说,文化课落太多,连非死不可都拼不出。

好在古代不用说英语。

将军寻思了一会儿,觉得议和这回事无外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你好我好大家好才能实现社会主义新目标,怼来怼去多劳民伤财,不如一起坐下吃碗面。

逻辑满分,tvb剧场没白追。

临行那日王上亲自送将军到城门口,黑云压境,长风猎猎,王上把将军的铠甲整理了一遍又一遍。

将军:“王上,再摸您就要把臣连夜打的小抄蹭花了。”

王上笑了笑:“本王总觉得以前似乎也这样送过一个人。”

将军想问,那个人最后回来了吗。

 

【十二】

将军就这样在邻国大殿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殷殷期望之中,把小抄念串行了。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将军把小抄放下,神态自若,仿佛他是刚刚穿越过来的,他什么也不知道。

将军和敌国王上对视半天,敌国王上先开口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派你来议和吗?

将军说,承蒙吾王信赖。

敌国王上说,不对,是因为他知道你根本不会打仗,你也不是一个将军,你杀过人吗?你领过兵吗?你对角色理解够深入吗?你体会过角色的感情世界吗?你的台词能自然而然地出来吗?

将军沉默。

敌国王上又说,本王的十万兵马不出半月必到睢阳,届时朝中无将,天子守城,城破人亡,一举两得,本王何乐而不为?

将军说,好了,你闭嘴。

四下哗然,敌国王上一脸懵逼。

将军把小抄揣回怀里,铠甲仿佛还留着那人手上的余温。

“我不议和了。”

“?”

“法克鱿。”

 

【十三】

将军垂首站在自家王上面前,心虚得恨不得当场来一段逼爸渴死缓解尴尬。

王上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将军答不出。

他看着王上,这个人夜夜秉烛批阅奏报,晨星未退便又要起身上朝,然而他的功绩却被归于森罗星宿,万民皆呼幸得神灵庇佑,不曾想过是谁在桌案后熬红了双眼,熬干了心血。

这个人其实并不常笑,脾气也大得很,非常暴娇,发起狠来摔奏折摔桌子摔自己,一条龙服务从不偷工减料。摔到最后把将军练得那叫一个眼疾手快,一手接王上一手接奏折,脚尖一勾稳住桌子,还能淡定加上一句来人传医丞。

这人还总喜欢来找自己喝茶,喝茶就算了还一定要听逼爸渴死,把将军逼得没办法,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都逼了一遍,逼到口干舌燥,逼到怀疑人生,逼到嘴里藏了个动物世界。

王上看着将军,问,将军有什么话要对本王说吗?

有。

你以后能不能早些休息,我天天在你门外守得腰酸背痛缺锌缺钙,可你不睡我就是舍不得走。那个国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充其量也就是个微博占星公众号,呛我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呛你,我替你呛回去,你还要凶我,简直委屈。你喜欢吃的那个点心其实味道也就一般般啦,我家楼下有家台北超有名的起司蛋糕店,我好喜欢的,想带你去吃,你应该也会喜欢。

我不议和,是因为你想要这天下。

你想要,我便去争。

 

【十四】

最后,将军只是说:“承君器重,无以为报,惟愿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他终于深入理解了角色,体会到了角色的感情世界,自然而然地说出了那句正确的台词,却觉得血液从四肢百骸回流到了自己的心脏,疼得他嘴里发苦。

 

【十五】

将军的记忆力发挥得一如既往地稳定。

那些个他熬夜背下来的兵法啊,用沙盘推演出的战术啦,在开战的那一刻犹如失忆一般统统忘了个精光。

他拔剑出鞘,于千军万马前厉声呼道,本将军不退,谁都不许退。

将军果真一步都没退。

一场仗打得血肉横飞天地无光,但好歹是赢了。将军率着余下士兵沿河道慢慢往王城走,战马一颠一颠,颠得他哪儿都疼。

他的掌心和剑柄被干了的血黏在一块儿,原来当一个将军是这样的,他想,双手控制不住地颤动起来。

 

【十六】

他凯旋回朝的时候,医丞对他讲,王上病了。

将军跪在王上床边。

王上问他:“赢了?”

将军回:“赢了。”

“你真像个将军。”

“王上,臣本来就是您的将军。”

王上却笑了,他用一双凤眼看着将军,斜扫的剑眉没入略显凌乱的鬓发。

“你照过铜镜吗?”王上伸手一指,将军跟着看过去,铜镜里的面庞年轻俊逸,短眉薄唇,目若朗星,是他那张不笑时低气压笑起来傻白甜的台湾小演员的脸。

“我知道你不是原来的那个将军,你和我原来的将军长得都不一样。”王上说。

大意了,本来以为是魂穿,结果是身穿。

将军嘴上还是不信的:“那怎么别人都没发现的。”

“他们在乎的只是争权夺势,占星卜卦,将军的位置换成谁他们都不在乎。”

将军哦了一声,心里有点难过。

“而且原先的将军也从未去和本王过山中,更别提给本王泡茶。没有君王会喝武将泡的茶。”

将军点点头:“那你的病什么时候好,我不是你的将军,我可以和你去山中,继续给你泡茶。”

王上说好不了,不然你以为本王天天是故意把自己往你怀里摔吗?

将军一听竟然还真不是故意的,心里觉得更加难过了。

 

【十七】

敌国吃了一次败仗贼心不死,又率着三十万大军攻了过来。

将军指着敌国统领说,你出来,我们1v1,本将军要跟你solo。

敌国统领一脸懵逼。

城门缓缓打开,王上亲上阵前,身着铠甲手执长剑策马而来,仿佛昨天还抱病在床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似的。

将军说,王上,你这样逞强一点都不帅的欸。

王上说,我幼时常常做同一个梦,梦中我在山野中被一少年所救,他泡茶给我喝,舞剑给我看,后来做了我的上将军,替我去打仗,我亲手为他系上战甲送他到城门外。而后我年岁渐长,衣食住行皆在宫中,别说山野,宫墙都未踏出过半步,于是我想,梦终究是梦而已,此生我该是遇不见那少年了。

将军顺着问,但是呢?

王上说,但是我遇见了你。

将军沉默许久,那人最后回来了吗?

王上回,没有。他先走一步,但最终我还是追上了他。

王上看着将军。

“你走吧。”

万千铁骑之首,将军把眼睛埋在手心,哭成了一个傻白甜。

 

【十八】

一个月后,傻白甜在试镜现场生生把两页台词扩充成了四页。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导演老泪纵横,你这个角色理解得到位,太到位了,简直比我还到位。

可傻白甜根本无心笑出两个小酒窝。

他毫无悬念地拿到了角色,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倒一个人。那人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傻白甜想都没想一手接人一手接剧本,脚尖一勾稳住旁边摇摇欲坠的饮水机,还能淡定加上一句导演小心别砸到。

四目相对,傻白甜重新感受到曾经被逼爸渴死支配的恐惧。

 

导演看了一眼傻白甜怀里的人。

 

“你朋友也来试镜的吗?正好这里还有一个角色,王上会演吗?”

 

王上问傻白甜,这时候本王应该说什么。

傻白甜笑出两个小酒窝,你就说,好哒。

 

【十九】

“好哒。”








【完】


 



评论(90)
热度(938)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