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恋爱故事(四)

*画风变一下,且看且珍惜



【十二】

白虎星君主杀伐。

斩不义,伐不道,率十万金甲天兵守天界安宁。

可白虎星君煞气太重,众仙皆避之不及。

传闻他有匹通身雪白的神驹,因时常踏在那恶鬼往生的修罗道上,故四蹄漆黑如墨,奔行过处必燃起红莲野火,人间某日若得见晚霞如血,金云翻涌,那便是白虎星君与他那十万兵士自阵前凯旋归来。

 

玄武生辰那日便是这样一个傍晚。

四方神久寿,真正的生辰往上可追溯到天地初生之时,任谁也不可能记得,而所谓“生辰”也不过是指四神初化人形那日,就连庆宴也是因为天界千年如一日,着实无聊得很,找个由头聚在一起喝酒吃肉罢了。

可惜玄武不喝酒也不吃肉。

玄武虽少言,却从不露厉色,玄武堂中的小仙向来不惮他,在阶下与青龙朱雀两位神君闹得正欢,酒染长阶,醉倒了一片。

独独不见白虎。

他初化人身不过百年,四象中又属他年纪最轻,此时仅是个半大少年的模样。

他就靠着这张稚气未脱的脸趁乱从殿后溜了出去。

玄武踱步到天门前,远远听见马蹄隆隆撼动天地,抬眼见西方云霞似火,旌旗连动,万千天兵之首,一人身着银铠,白马长枪。

正是凯旋而归的白虎。

白虎策马疾驰过天门,他目视前方,并未注意到天门旁的小少年。玄武目送白虎的背影如剑芒一闪而过,奔着的是玄武堂的方向。

他的心一跳,紧接着又一跳。

于是这千年如一日的天界终于有了不同的之处。

 

【十二】

玄武睁开双眼,柴火噼啪在他眼前燃烧。他视线微微上抬,白虎坐在他身侧,正裸着上身往自己身上缠绷带。

白虎低着头,口中叼着绷带一端正欲打结,看着玄武含糊说:“你醒了。”

他双目此刻完全是兽瞳模样,于黑暗中泛着浅浅水光。

玄武坐起身,自觉接过绷带,替白虎在腰侧系好结。

青龙朱雀休息在破庙另一头。

白虎悄声说:“你睡得不安稳,是不是第一次做梦。”

玄武回他:“是。”

白虎小心披回外衣,却还是疼得嘶了一声:“梦到了什么?”

玄武一顿:“很久以前的事。”

白虎侧耳:“我能听到你的心跳得很快。”他笑了,“噩梦?”

玄武摇头。

白虎点点自己的耳朵:“我是杀神,目能视千里,耳能闻八方。小玄武休要瞒我。”

玄武于黑暗中看着白虎。

他早已不是千年前稚气少年的模样,却仍是在要白虎这里被叫做小玄武。

 

“小玄武,”白虎好容易将醉成一滩的青龙和朱雀扔到玄武堂的客厅里,转身对玄武说道,“来时匆忙,忘了备礼,你不气的吧?”

玄武摇摇头。

夜露寒凉,白虎褪了铠甲,只着里衬。

玄武身量将将到他胸前,白虎顺手伸手拍了拍他的发顶。

那只手却是暖的。

“哎,对了!”白虎忽然说,他伸手抽去玄武束发的绸带,玄武一惊,头发四散,又重新被白虎拢在一只手中。“你一贯如此朴素,倒不像个神君了。”说着白虎单手摘下自己的白玉发冠,将它戴到玄武头上。

“倒也俊俏。”白虎披着发笑道。

 

那日他踏金乌余晖凯旋归来,枪上鲜血未干,银铠寒意茫茫。玄武缀在他身后,看他一路策马直至玄武堂前,却是踟蹰不前。白虎翻身下马,行至玄武堂旁的一条流水边,仔细洗净面上血污,又打散高束马尾,用泉水冲掉浓重血味儿。

白虎星君煞气太重,众仙皆避之不及。

如此传闻他不会不知。

他不知的是玄武站在他身后,看他卸甲整理,看他暗自担忧。

长枪上未干的鲜血在流水中化成一抹浅淡的红。

杀神最是残忍,却也最是温柔。

 

【十三】

玄武轻声开口:“有一次你打了胜仗,率兵自天门而过。”

白虎:“嗯?”

玄武:“我——”

青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虎!白虎!”

白虎:“!!!”

破庙另一头的青龙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直扑到白虎腿边。

青龙说:“朱雀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我刚刚睡到一半忽然想起来,你不是杀神吗!你帮我闻一闻朱雀身上有哪个幺鹅子的家禽味!”

白虎:“......来,玄武,扶我起来,我还能揍他。”

玄武:“......”

青龙:“等等,也不一定是鹅,或许是鸡呢?”

 

第二天清早的朱雀对青龙表示关切:“你眼睛怎么青了?”


评论(54)
热度(374)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