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性天下第一

*一发完

*脑洞来自这里→点我看脑洞





 

【一】

我叫李三。

我是个天下第一。

 

基于这两点,我觉得我可能快死了。

 

【二】

李三走在街上,左顾右盼,忧心忡忡,总觉得有人要害自己。

他今年二十五岁,这个年纪当个少年豪杰有点超龄,却恰好赶上英年早逝的最佳时机。

就很苦。

 

作为武林第一剑庄的大公子,李三的童年过得还是很幸福的。因为是长子,弟弟们都很尊敬爱戴他,也不想跟他抢夺家产,像什么三九天被推进池塘,菜里藏针酒里下毒,枕头底下塞小人儿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李三虽说从小被家里富养,但为人很低调,爱好是饭后散步而不是强抢民女,bgm常年调成振动模式,去酒楼吃饭也不会大声念出自己家存款余额,剩菜还要打包的。

李三从小学剑,天赋异禀这种评语从没有过,全靠刻苦努力,他不调皮不反叛,从没被师父或者亲爹关到荒废已久的山洞里面壁,学的都是教科文组织发行的正版武功典籍,什么葵花宝典九阴真经,根本没兴趣。

 

又一次武林大会,平庸的李三在一群奇形怪状的各路高手中脱颖而出,成了天下第一。

 

在武林盟主宣布张三获得本次大会第一名,众人象征性啪啪啪鼓掌,脸上表情既不嫉妒也不羡慕,连李三的名字被念错了都人没发现的时候,李三才恍悟,自己就这样不知不觉集齐了所有武侠剧中必死炮灰角色的全部flag。

 

【三】

于是李三陷入了惶恐。

 

李三去散步。

路人:“哎呀,阁下莫非就是那个武功天下第一的——”

李三:“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

 

李三去喝茶。

店小二:“欸,公子听没听说,最近江湖上有个少年——”

李三:“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李三去买书。

摆摊的:“公子我看你气度不凡,你我有缘,今天就让你看一本我珍藏的绝版秘籍,练了这本——”

李三:“你说啥我没带眼镜听不清。”

 

 

从此成为了一个行走的表情包。

 

【四】

按照常理,男主角应该快要登场了。

李三就天天背着个包袱,随时准备逃离男主光环范围,坚决不当男主练级路上的经验怪。

这天李三正在窗边嘬着茶,明明青天白日的,一阵妖风刮过,忽然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而雨幕中缓缓走来一个落魄少年。

李三心里一凉,想,完了完了完了,穿着新手村的装备还自带恶劣天气安装包,衣服湿透发型不乱,悲惨中隐隐透露着一丝帅气。

男主角无疑了。

李三伞都来不及打,挎起包袱拔腿就跑,完全不像一个天下第一。

那落魄少年眼见着一个人从茶楼里飞身而出钻进大雨中,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见那青年脚下一滑,傻着一张脸,整个人直奔自己飞扑而来。

 

可惜李三忘了,男主角这种生物不仅自带光环,还自带磁力。

而在遇到真正的男主角之前,你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会被男主角的光环闪成妒妇,成为反派炮灰,还是会被男主角的磁力吸引强行组队,成为队友炮灰。

我们称这一现象为薛定谔的炮灰。

 

【五】

李三成功把自己撞晕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男主角趴在床边看着他。

男主角开心:“大侠你醒了!”

李三:“大侠?”一想不对,赶紧又开口:“不!不不不!别说出来!别说那句话!”

男主角根本不听的:“难道您不是武林第一剑庄的大公子,天下武功第一的张三前辈吗!”

 

李三的整个世界都慢镜头了,男主哇啦哇啦的声音也被拉长再拉长。

 

男主看李三不否认,简直都要开心死了:“大侠,您收我为徒吧!大——不对,师父!”

 

【六】

作为一个名字起得非常随意的武林第一剑庄且武功天下第一的大公子,在偶遇少年男主且被少年男主照顾了之后,成为了少年男主的师父。

 

李三在这一瞬间终于集齐了所有武侠剧炮灰的必备属性。

 

他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已经死了。

 

【七】

其实李三还是抱有点希望的,万一少年其实并不是男主,而是和自己一样的炮灰呢?

李三:“你叫什么?”

少年:“我姓梅。”

这么苏的姓,男主专属,暴击。李三自我安慰,万一他的名和自己一样随意,叫梅老二也不是没可能对不对。

李三:“......梅什么?”

少年:“梅子期。”

和李三这两个随意组合的字一比,这名儿苏得简直画风都突变了。

李三:“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你爹娘呢?”

梅子期:“我爹娘都被人杀了,我从小就一个人。”

这人设简直堪称武侠男主界的楷模,李三绝望。

李三:“你是不是小时候还被仇人追杀,然后被逼无奈跳了悬崖,命大没摔死,还被一个疯疯癫癫的怪脾气老头捡了回去,天天教你一些奇奇怪怪的武功。”

梅子期眼睛都亮了:“师父您连这些都知道!张三师父您真不愧是——”少年声音洪亮,“天下第一!”

 

李三昏厥之前拉着梅子期的手说:“我姓李。”

 

【八】

男主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在家克父母,出外克朋友,总之就是汲取身边人的生命值用来打怪升自己的经验。

 

李三走在街上,身后还跟着个小尾巴,尾巴名字叫梅子期。

梅子期:“师父,你想吃秋梨膏吗?”

李三一看,是旁边的小商贩在卖秋梨膏。

梅子期:“我小时候就特别想吃秋梨膏,可是一直买不起,师父你要是想吃,能不能剩一口让我尝尝。”

李三:“......老板,给我两小碟秋梨膏。”

梅子期:“师父您真好!这世上我最喜欢师父!”

李三半死不活地往嘴里划拉秋梨膏,默默感受着觉得背后的flag又多了一面“男主角在这世上最喜欢的人。”

 

【九】

恶人之间有一个约定俗成的武林规矩叫做:永远不要去揍你仇人本人,要揍就揍他徒弟/儿子/喜欢的女人。

这就很不道德。

梅子期被百十来号人团团围住。

百十来号人:“你就是天下第一的徒弟?”

以一个聪明人的思维来判断,此刻的最佳应对方法就是回答哈哈哈哈我不是啊好汉你们认错人啦,然后百十来号人哦哦哦原来是误会一场,哈哈哈那您慢走啊我们接着找人去了。

然而男主角就是男主角,是一个为了耿直人设可以连智商都舍弃掉的存在。

梅子期:“没错!我就是!想打架来啊!”

正往这边紧赶慢赶救徒弟的李三听到这句话简直想掉头往回跑。

梅子期跳跃挥手:“师父!师父我在这儿呢师父!师父快来救我!”

百十来号人齐刷刷回头,改把刀冲向李三。

正掉头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开溜的李三:“......”

百十来号人磨刀霍霍向李三,眼见着跑也跑不掉了,李三哀叹一声,腰间长剑终于嗡鸣着出了鞘。

 

【十】

如潜龙入海,大漠飞雪,剑光密布织成一张紧缚的网,一时间痛呼哀嚎如春日惊雷般炸裂,又迅速收场,只余血雾如润物细雨般飘然落下。

梅子期愣愣张着嘴。

李三:“还不快来我身后!”

梅子期先是脚下一蹭,随即便如林间小兽般狂奔起来,撞进李三怀中,双手环抱紧勒住李三的腰。李三扳了一下没扳开,梅子期反而把头在李三胸膛前埋得更深。

梅子期声音闷闷的:“师父,你刚刚那招好厉害,可以教我吗?”

李三:“那是我家传剑法,不传外族人。”

梅子期:“那这江湖上只有师父您一个人会使吗?”

李三想了想:“自然还有我父亲。”

梅子期抱着李三笑了一声。

 

【十一】

李三算算,自己应该是时日无多了。

下一步剧情应该就是作为天下第一的自己在某一次乱斗中丧命在仇人刀下,于是唯一对男主角好的人也挂掉了,男主角心神俱恸时终于打通任督二脉,从此一路开挂开启自己的修仙人生,修成正果之后被世人尊称天下第一,男主淡淡地摇摇头望向远方——不,天下第一永远是我的师父,张三——脸上笼罩着天下苍生皆我慈悲的光辉。

对,因为反正天下第一一定会死的。而且都说了我姓李了。

李三越想越丧,丧得简直无法自拔。

梅子期就很不解:“师父您怎么了?”

李三:“我要死了。”

梅子期手一抖,秋梨膏差点砸在地上,脸色瞬间就变了:“怎......怎么回事?师父你是发现什么事了吗?”

李三目光悲切:“徒弟,我死了之后,你要放下仇恨好好活着,知道吗?”

梅子期神色奇怪。

李三根本没有空在意,只忙着自己丧:“你是我收的唯一一个徒弟,也会是最后一个徒弟,所以我想把我的家传剑法‘寒梅飞雪’教给你。”

等一下,为什么我的家传剑法听起来仿佛为梅子期量身打造的一样,男主角人设还能要点脸吗,李三已丧破天际,险些丧得掉泪。

显然梅子期也这么觉得,他低声说:“师父的家传剑法和我的名字好衬。”

李三强颜欢笑:“哈哈哈哈是吗,谁让我徒弟的名字如此不同凡响。”

梅子期跪下了。

他双膝落地跪在李三面前磕了一个头,没等李三反应过来,便低着头将自己的脸颊靠在李三垂在一旁的掌心上。

“我出生时,院子里的梅花开得正艳,因为正好是梅子树的花期,便叫我作‘梅子期’,随便得很。”梅子期说,李三感觉到掌心温热,是那少年在哭。“我十几年颠沛流离,躲债逃命,只有师父待我好,给我买秋梨膏吃,在危险时将我挡在身后。”

李三觉得梅子期可能是误会了,刚想解释,便听梅子期说道。

“我喜欢师父的名字。我喜欢师父。”

 

【十二】

隔天梅子期不见了踪影,李三在自己书房桌上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句诗。

“梅飞半树不觉繁,李开三朵秾关山。”

是梅子期的笔迹。

李三笑了笑,将那张纸小心叠好放进前襟里。

这孩子,净说一些这般奇怪的话,等他回来定要好好宽宽他的心,让他别一天到晚乱想。

 

只是不曾想,这一等就是三年。

 

【十三】

李三想,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呢。

梅子期明明是这样一个身世坎坷,长相俊俏,如同天降般到处给自己立flag的少年。

可惜李三忘了,一个如同天降般精准落到天下第一身边,还到处给天下第一立flag的身世坎坷的英俊少年,除了是男主角,还有可能是大反派。

我们称这一现象为薛定谔的人设。

 

【十四】

梅子期说:“师父您还记不记得十八年前,身为武林第一剑庄的掌门人,您的父亲奉命替朝廷清除叛贼。为了不惊动朝野臣心,便率剑庄子弟私下屠了当时意图造反的梅家满门。那一夜,所有的梅花上都沾了血。”

 

——我出生时,院子里的梅花开得正艳,因为正好是梅子树的花期,便叫我作‘梅子期’。

 

“固然家父有罪在先,可我的母亲,我的兄弟,梅府的仆人,上上下下几百人命,何其无辜!”

李三摇摇头:“若你父亲当初如你今日这般,念及一点人命旧情,断不会起了造反之心。”

梅子期向前一步,手中那柄剑没入李三腹中更深。

“为什么!我本不知是你!那年我尚年幼,根本无从分辨屠我梅家满门的究竟是何人,只记得剑光如网落下,然后漫天鲜血——为什么,那日你为什么要——”梅子期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为什么要救你,为什么要让你看到‘寒梅飞雪’剑。”李三替梅子期说,鲜血从他口中溢出,他揩去,却又流下更多,“梅飞半树不觉繁,李开三朵秾关山......我是天下第一的剑庄大公子,你是我徒弟,你说你喜欢我的名字,喜欢我。”

李三握住露在外面的那一小截剑,一发掌力,生生将长剑震断,震得梅子期也跟着后退了两步。

“你让我如何舍得不救你。”

 

【十五】

就像所有武侠剧的标准打斗结局,大反派是一定不会被当场打死,而是掉到悬崖下面。

然后这个悬崖下还一定要有一条水流很急的河。

就很听天由命的感觉。

李三则成为了一个命比较长的天下第一。

后来闲着的时候,李三就把这一段写成了话本,出版上市之后瞬间被抢购一空,就连街头巷尾的说书先生们也都纷纷讲起了这段曲折故事。

倒不是因为李三是当今武林第一剑庄的掌门外加武功天下第一,而是因为梅子期。

一个背负着血海深仇,落魄悲惨,挣扎在爱与恨之间的英俊少年,不管是男主角还是大反派,其圈粉的效应其实是一样一样的。

我们称这一现象为气给薛定谔的迷妹。

李三走在街上,看见贴在客栈外面的话本告示,上面梅子期的名字龙粉凤舞地霸占了最大的一块地方,活脱脱一个武侠故事男主角配置。

反观而自己,连个名儿都没有,就非常炮灰。

李三心里这叫一个丧,可转念一想,不对啊,主角名字没有我,作者名字还能没我吗,瞬间就激动了,赶紧趴那儿一看,发现作者写的是张三。

 

李三心里丧破天际。

 

【十六】

李三不是没有想过去寻梅子期。

在话本的最后,他附上了一句诗。

 

这句诗会从说书先生的口中传入市井人家,孩童们将它哼成歌谣,让它散在风里雨里,化成山海日月,融刻在悠悠的岁月中。

直到某日梅子期再次听到它。

 

他一定会回来。





【完】

评论(49)
热度(858)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