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恋爱故事(五)

*终于,估计下章完结
*lof再屏蔽我就撕衣裸奔求红心求蓝手求抱抱!




【十四】

青龙对幺鹅子的追查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答案相当显而易见。

如果剧本读得足够仔细就不难发现,其实通篇到目前为止只出现了一个姑娘。

“夭寿了,”白虎从玄武手里拿了把瓜子磕,“你竟然爱上了你自己?”

朱雀一边薅鸡毛一边:“???”

白虎嗑瓜子儿:“不是,唯一出现的姑娘不就是你自己吗?”

朱雀一边咔吧把鸡脖子扭断一边:“???”

战神秒怂:“那什么,我是体育特招生,不读剧本。”

青龙半天憋出来一句:“是那个卖你喜鹊胭脂的小姑娘吗?”

朱雀把鸡腿掰了个劈叉,对着白虎:“瞧瞧人家多么鸡汁,你就不行,记得多吃点鸡补一补脑。”

玄武抬头看了眼天,觉得又要下雨。

青龙就很急:“你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玩一见钟情的戏码?”

朱雀咔咔串鸡架:“你自己都一把年纪了还歧视老年人。”

青龙就吼:“人妖殊途!”

朱雀暴起:“你他娘的说谁是人妖呢!老子最恨你们这帮歧视LGBT的!”

青龙:“......”,开始怀疑龙生。



玄武仔细分析了一会儿:“......朱雀,难道你——”

朱雀再次暴起,气得要掐兰花指:“老子是直男!”



【十五】

玉帝曾云:“再大的葵花,也总有抠完瓜子儿的一天。”

不仅带着某种预示的意味,还显得非常有哲理。

于是三个月后,四个上古神仙看着一地瓜子皮,思考起了让谁下山买瓜子儿。昆仑山势险峻,白雪环绕,路上常年冰封,此刻大家又都是肉体凡胎,下山走这一遭累倒是其次,万一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被天上众小仙从照世镜里看到,以后还要不要再做神仙了。

对于仙君来讲,什么比仙威更重要?

没有的,根本没有的。



朱雀想了想山下卖胭脂的小喜鹊,起身:“我要下山。”

青龙赶紧起身:“那我也去。”

朱雀坐下:“你去我就不去了。”

青龙也坐下:“不我孩怕我不要自己去。”

玄武起身:“那我陪你去。”

白虎忍无可忍起身:“都别闹了还是我去吧。”

玄武依旧站着,看向白虎:“我也陪你。”

朱雀掐指一算,不能和青龙这熊孩子独处:“山路危险咱们三个一起走。”

其实白虎内心是拒绝下山的,他一个大型猫科,最怕冷。

白虎赶紧坐下:“瓜子而已何必兴师动众,我在上山等你们。”

作为白虎三生三世孽缘不断的天界最热cp,青龙迅速站起来为自己洗白:“我不和白虎呆一块,我要跟你们下山。”

朱雀当然又坐下了。

如此循环,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天界上,众小仙们在守着照世镜玩起了打地鼠。



【十六】

最后是玄武和青龙下了山。

路走了一半,天空落起了雪,行路更艰。玄武拂去肩上白雪,看也不用看都知道这是青龙造的孽。

太难过了,下雨变下雪,液态变固态,悲伤到凝固。

悲伤到凝固的青龙问玄武:“喜欢一个人怎么这么难。”

玄武就嗯了一声。

青龙:“你说他要什么我给不了他。”

玄武:“嗯。”

“凡人有什么好,生老病死,七情六欲,烦得很。”

“嗯。”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在上面搓局麻将的功夫,人家孩子都打酱油了。”

“嗯。”

“玄武你听我一言,有什么话,要尽早讲。以前我和白虎被贬下凡的时候,他——”

玄武眼神一动,微微仰起了头。

“哎,算了算了,不讲了,总之就是烦得很。”

“......嗯。”

“......你不要总是‘嗯’,让我有种自说自话的感觉。”说着雪又变大了。

玄武赶紧:“我觉得朱雀他,并不讨厌你。”

青龙双眼放光:“嗯嗯嗯?”

玄武诚恳且认真:“我可以感受得到,他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说完还竖起了拇指以示鼓励。

作为一个从来只在天上当小仙男的四方神,玄武真的尽力了。



白虎和朱雀等在破庙里,越烤火越冷,探头一看,外面不知为何风急雪骤,颇有毁天灭地之势。



【十七】

玄武和青龙不消片刻重新出现在破庙门口。

青龙皱眉道:“事情不太对。”

他们二人身后的风雪已如白浪滔天,甚至远处山脉上的积年陈雪也被大风刮起,露出黑峻的山脊来。

白虎猛地起身,撞着那二人肩膀破门而出。他举目远望,对着西方乌云层叠处眯起眼睛,瞳仁蓦地一紧。

“星宿阵乱,紫微星破,西方生战火......”白虎喃喃道,“天界乱了。”



朱雀和青龙神情严肃地对视一眼,玄武却不合时宜地想起白虎的那句“我是杀神,目能视千里,耳能闻八方。”

是了,他是杀神,他说天界乱了,那天界必然是已大乱。只是不知究竟发生何事,竟动荡至此,引得人间也跟着狂风骤雪。

白虎素来征战沙场,他是万千兵卒之首,掌杀伐,主生死,已守了天界安宁数千年,此刻岂有不回去的道理。

但只有这次,玄武看着白虎风雪之中的背影,心中竟没由来地一空。



他还有话没有对白虎说。



漫天飞雪中白虎似有所感,他回过头来,正对上玄武的目光。

白虎侧耳在呼啸风中分辨着什么,笑道:“小玄武,你的心跳得很快,莫不是怕了?”

玄武听到耳畔有龙啸震彻山谷,是青龙不顾仙律擅自化了原形,直跃九霄而去,而朱雀啼声凄厉,翅下的烈焰让方寸天地间冰雪全部化雨落下。

那二人一东一南,身影消失在云中。

而玄武,他双耳被震得嗡鸣,听不清声音,双眼被雨水迷住,看不清颜色。

也只有他一人是被罚至人间,仙魄尽封,无诏不得擅返天界。而如今整个天界生死未卜,又有谁会颁诏免他一罪呢。

偏偏在此刻,世上有那么多巧合,那么多早就埋下的因果,却偏偏在此刻。

白虎道:“你便安心待着,有我在,定不会让那些杂碎踏进你玄武堂一步。”

如絮飞雪在白虎身上幻化成银铠长枪,他敲了敲心口那片铠甲。



“待我此战归来,有个东西要给你。”

评论(40)
热度(346)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