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韦】浪漫主义万万岁 4

第壹章 一朵花

第贰章 金银锁

第叁章 情话


第肆章 长生桥(上)


那该是十多年前的一个下午。

巷子里生着白茫茫的雾气,过路人都被罩在湿气里,面目看不清楚,方孟韦只身逆着人流跌跌撞撞地奔跑,却记不起自己到底是要去哪里。早上刚下过一场雨,青石板路很是湿滑,他摔了一跤,整个人扑在地上,手肘膝盖被撞得生疼,但也没有立刻爬起来,而是将身体缩成一团,双手交叠抱在脑后,拼命低着头。

他的鼻尖儿蹭在地上,闻到烧焦土壤和硝烟的味道。

窄巷上的天空骤然换了颜色,轰炸机的黑烟和血红色的残云搅在一起,火焰从房顶一直烧到天上去,尖叫与哭喊混作一...

方孟韦冷着脸开了门,发现明台正坐在自家客厅里喝茶。
哥,方孟韦把军帽摘下来端在前臂上,对方孟敖道,我上楼了。他脚下刚动,明台就在身后叫他,孟韦,我来接你晚上去吃饭。
方孟韦一脚踏在楼梯上,头也不回道,我不饿。
方孟敖在身后呵他一声孟韦,语气不悦,是说他不懂礼貌。
方孟韦咬了牙转过身来,垂着眼补了一句,多谢明少关心,我现在不饿。
明台不依不饶,回他,现在不饿,等我车开到地方你就饿了,正好。
方孟韦一口气提在喉头,碰到方孟敖的眼神又生生压下去,耐着性子说,我刚刚吃过,晚上就不吃了。
明台笑说,那倒是更好,我知道北平新开了一家糖水铺,带你去吃。
方孟韦心里发恼,收了台阶上的脚回来,道,我吃不惯上海菜...

【台韦】浪漫主义万万岁 3

第叁章 情话


明楼啊明楼,明大教授,明长官——明镜叉着腰来回走,鞋跟敲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声响,急促宛如今夏的最后一阵落雨,全浇在明楼身上——你弟弟在外面受了欺负也不管,你说,是管不了还是不想管!

明镜站定,手一伸指向明台,腕子上那只碧玉镯子被她晃得转了个圈。明镜一指,明台仿若得了令一般即刻垮下眉眼,一副十成十的委屈样子。明楼当然不比明镜激动,看向明台的眼神七分怀疑三分担忧,明台索性梗着脖子不去看明楼,也不知是真的怪明楼对自己挨了打的事情不闻不问,还是只是因为被退了学而自觉心虚。

明楼眼神在明台身上转一圈,缓声开口,大姐,明台他——

明楼话没说一半,明台忽然哎哟了一声,直呼...

pwp不需要题目

cp

明台X方孟韦

明台X方孟韦

明台X方孟韦

注意避让


这是一个醉酒小方哭着和明台干了个爽的故事【上】


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


【台韦】浪漫主义万万岁 2

第壹章 一朵花


第贰章 金银锁


把钟调快了一小时?滑稽得哩!

是的呀,那我是要六时起床还是五时起床,八时去打牌还是九时打牌哟!

衣服架子后面隐约传来谈话的声音,今日北平天光不透亮,街道和两侧老房都灰蒙蒙的,显出一点儿夏末的颓败。

方孟韦呆在裁缝店的里屋,等着师傅取来木兰前些日子新裁的小洋裙。也不知是出了什么岔子,师傅去翻了大半个时辰也没出来。起先方孟韦还问两声是不是寻不到了,师傅回他快了快了,方副局长稍等片刻。方孟韦等了足足有三个片刻之后又说,寻不到我下次再来取也不妨事,师傅还是回他,快了快了。

方孟韦站得累,心里...

【台韦】浪漫主义万万岁 1

我吃了一份邪教的安利,从此踏上了北极的不归路,心里很苦。

我最近的愿望是,能尽早吃到ask大大的台诚


这是一个花花公子和耿直少年的故事


《浪漫主义万万岁》


第壹章 一朵花


上海是个什么地方?

问这话的时候丽笙正趴在桌子上,她双手托着脸颊,故作出一派天真的姿态来,可偏偏领口拽得低,露出一片花白的胸脯肉。明台眯着眼顺着她领口看进去,手指蜷着丽笙的一缕头发,漫不经心地回答她,上海啊,就是可以让你理个时髦头发的地方。

丽笙手肘往前移了些许,身子倾得几乎要栽倒过去,面颊都好贴到明台脸上,半是娇嗔地埋怨着,哎呀,那上海做头发是不是好贵...

© 酒家老九 | Powered by LOFTER